“西木先生,我一向是很尊重您的。不仅是因为您母亲的缘故。”

    西木续川被一左一右两人按在首领办公室的地面上。

    窗户被拉上,昏黄的灯光映出细微的一点明亮。

    整个屋子像是牢房。

    她跪在地毯上。

    地毯很干净,是厚实的波斯毯,花纹华丽,但她知道,这块毯子也是最近刚换的。

    上次她来这里的时候,毯子还不是这种花色的。想必这段时间又处决了不少叛徒。

    如此高高在上的首领,对一个可悲的阶下囚用着敬称。难道不可笑吗?

    森鸥外一开始就将西木续川耍得团团转。把她放到中原中也身边是示威也是警告。但是她并不放在心上,一心想要追寻母亲死亡的真相。加工厂、写着母亲名字的文件,他想要找到“书”。

    但母亲没有给出去的,西木续川当然也不会给。

    “是吗。”她不置可否,“但很可惜,我从来都没有尊敬过森先生您呢。”

    她抬起脸,凌乱的长发下,少女带着明媚的笑,罕见地多了几分孩童般的幼稚,“在向森先生效忠的时候,我想的却是怎么才能从将这座楼爆掉。”

    森鸥外并没有动怒。

    想要让西木续川臣服,太难了。

    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拥有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权势钱财对她而言唾手可得。但偏生养出了这种天真的性格,大老远跑到日本来追求母亲死亡的真相,真不知道该说是满腔正义,还是纯粹的傻。

    伊法已经离开很久了。森鸥外尊重这位女士,却也曾动过杀心。要想实现自己的野望,书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森鸥外的眸光浅浅,抬手命人将西木续川押下:“以后还有很长时间来解决我们之间的小矛盾。”

    西木续川既然落到他手里了,就别再想去别的地方。早在少女试探性地加入港口mafia之时,他就已经做好决定。排除太宰治,西木续川绝对是继任者的最佳人选。

    天真可以打磨成最纯真的残忍。他相信她有这个潜质。

    首领办公室的大门被嘭一下轰开。

    来人的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嗔怒:“小矛盾?”

    XANXUS吹灭烧烫的木仓口,冷笑一声:“渣滓,你想对我的妹妹做什么?”

    压着西木续川跪倒的两名mafia被飞刀解决,贝尔掏出手机,拿着小刀在一身狼狈的西木续川脸上比划:“嘻嘻嘻嘻,你这个样子好少见,不然让我把它变成永久的吧?”

    玛门:“蠢货,这时候就要用照片威胁她,让她掏出十亿日元。”

    斯夸罗:“……”

    斯夸罗:“喂!!!”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他大步上前,像是提垃圾一样将西木续川往XANXUS身后一扔,拧着眉面对面前的男人。

    港口mafia的扩展速度惊人,连老牌家族彭格列都开始心惊。森鸥外也因此上了头号需要注意的人员名单。

    能够将摇摇欲坠的港口mafia拉扯至现在的地步,森鸥外绝非善类,别说是暗杀了,甚至需要控制XANXUS的脾气,让他不要肆意妄为,免得结仇。

    而且瓦里安刚在继承战中败落,九代目那个老头子没有怪罪,想必也是在为尚为年轻的十代目铺路。无论如何,彭格列都必不可能折断瓦里安这把尖刀。

    只是瓦里安的锐气被大大挫败,目前还处于彭格列内部的看守期。接到西木续川出事的消息之后,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意大利飞到日本,赶着将人捞出来。

    森鸥外确实拿瓦里安没有办法。

    新锐的港口mafia无法与彭格列硬碰硬。

    他端详着面无表情的西木续川,开口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办法吗。西木君。”

    “这算得上是堂堂正正离职吧?”西木续川揉着手腕,露出头疼的笑容,“首领您没有给我喘息的空间啊,给彼此一个体面的告别不好吗?”

    森鸥外还是不甘心。

    书的秘密只差一步。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友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伊法脸上也带着这样轻松而又自由的笑容。

    书不会流落到任何人手中,因为西木续川会发誓将它永远埋藏。

    他究竟在追求的是什么。

    森鸥外也无从得知。

    力量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安心。他就是这样的人。

    可现在珍宝不被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所拥有,那样他也能够放手了吗?

    最后,森鸥外退让了。

    他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面对气势汹汹的瓦里安和在角落中待命的中原中也叹气:“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西木续川:“彼此彼此。您也应该习惯我的作风了。”

    她和森鸥外是一类人。

    西木续川能想到现在的森鸥外在思考些什么,可她无暇关注。等安全出了港口mafia后,斯夸罗骂了她一句:“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快滚吧!要是下次还这么窝囊地被抓住,我会先一步将你剁掉!”

    西木续川笑眯眯挥手:“知道了!”

    她感觉一切都离她远去,只有眼前人的身影格外清晰。

    太宰治张开手臂,将西木续川抱了个满怀。

    “现在去哪里呢?”

    “吃螃蟹?”

    他收紧手臂,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

    海风里杂着鲜咸的气味,她的声音安定而温柔。

    “那我们出发吧。”

    作为新的开始。

    一起走吧。

章节目录

我在港口Mafia的打工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翠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翠沼并收藏我在港口Mafia的打工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