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洛白笑的一脸儒雅温和,收起了手机,陡然将众人从刚才略显诡异的故事画风中拉了出来。

    洛初明眸微亮,笑的清浅。不愧是她哥哥,与她心有灵犀。

    “好!”保安当即开始鼓掌,这故事不错,跌宕起伏,结局出人意料。虽然听着有点不对味,但可能是他想太多了。

    “哎,这故事都在哪里看啊,”保安觉得,他也可以给自己女鹅搞一个。

    洛白笑着举起手机,“午夜童话APP,这个月底前,新注册用户有六折优惠。”

    保安一听来了兴致,这名字咋听着有点奇怪,可能是艺术吧,“不错,不错,那我得去搞一个。”

    就在保安一时兴起,将自己老板忘在脑后的时候,救援人员也终于到了。

    “来了来了……”

    “你们好,”三四个消防队员小跑过来,“请问乘客们是被困在这一层了吗?”

    洛白起身,指了指电梯,“是的,我妹妹开了手电筒,电梯门没有完全紧闭,透着的光从这里开始,从这里结束,所以我猜测,她的位置,是在平层往下越七八十公分的位置。”

    “哦哦哦,”消防员点头,“行吧,现在电已经停了吧?”

    “是的,接下来需要手动盘车平层。”

    消防员有些意外的看了洛白一眼,这人是这物业的高管吗?倒是个懂行的啊,“好嘞。”

    众人就在一旁等候,把空间留给消防员。

    “怎么样?”消防员拿着对讲机沟通,“平层搞完了吗?”

    “行啦,可以开门了。”

    两位消防员对视一眼,“走起。”

    他们开始手动撬开轿厢门,保安、洛白也跟着一起帮忙。众人齐齐用力,总算将门缓慢的打开。

    当光线照进来的时候,洛初就掐掉了手中的手电筒,眉眼弯弯的向外走去,上前抱了抱洛白的胳膊。

    “哥。”

    慕承扬看了看地面已经皱的不像话的外套,捡起来拍了拍。

    小没良心,刚才好歹也是患难与共,这下倒是把他忘了个干净。

    “慕总——”保安响亮的喊了句,似乎想伸手进来搀他。

    慕承扬赶紧甩起外套,搭在肩上,目不斜视走了出去。

    “哎呀,慕总,你这脸怎么肿了?我给你叫个救护车吧?!”

    慕承扬咬了咬牙,老子真他妈谢谢你八辈子祖宗啊。

    他笑的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开口,“不,用,了。”

    结果一抬头,就对上洛白晦暗不明的眼神,心里更是哔了狗了。

    “行啦,那你们注意保持电梯检修啊,”消防员们收拾收拾,准备撤。

    洛白朝他们点头,认真道了个谢。

    消防员忍不住瞟了眼洛初,多好看的女孩子,刚才竟然一点也不怕。

    他们搞电梯救援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有的女人哭天抢地的,让他们头疼的很。还有的,在门外也哭,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但这两位刚才就一直很镇定,外型还这么漂亮。有点想认识一下,但人家哥哥盯着呢,害,还是老实撤吧。

    众人也逐渐散了开去,但有些人好奇的偷拍了洛初两兄妹的侧脸,一副捞到什么宝藏一样偷偷跑掉了。

    “慕总,慕总——”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气喘吁吁跑来,“您没事吧?我刚才是出去了一趟,我一接到电话就立即回来了,那路上堵车啊……”

    慕承扬黑线,有些人真是只会迟到,不会错过啊。

    他赶紧抬手,“打住,我好的很。”

    王副总赶紧收了声,看了一眼洛初,一脸“我懂了”的神色。

    慕承扬叹了口气,懒得和他多话。

    一行人到另一部电梯下了楼。

    洛初看向慕承扬,看着他微肿的脸颊,笑的倒是有些真心诚意,“今天辛苦慕总了。”说完,她上前一步,抬起手平摊在他面前,“给我留张名片如何?”

    慕承扬松了口气,恢复了一点贵公子的气度,掏出名片递到她手心。

    洛初收下名片,从洛白手中接过一个食盒,看向慕承扬,“这是哥哥本来买给我的汤圆,是龙凤茶楼的无糖玫瑰黑芝麻口味,很是不错,送给慕总尝尝。”

    慕承扬笑着接过来,“谢谢。”

    洛初正要转身,又似乎想起什么,“对了慕总,红花油是祛瘀的。先冰敷止血,二十四小时以后,才可以热敷化瘀。”

    慕承扬嘴角一疼,笑着全盘接收,“多谢初初关心。”

    洛初也没计较他话里的刻意亲近,摆摆手,和他说了句再见。

    慕承扬掂了掂手中的保温盒,心情倒是不错。

    但一转身,他发现某个碍眼的一直跟着。他视线一扫,果然在大厅屏幕里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那是一张巨大的灰底商务照,他正收拢领带,微微笑着。照片的右下角一句一行写着:慕承扬,星梦公司总裁,年二十八岁,你值得拥有。

    慕承扬:……

    这他妈没有十年脑血栓能做出这种事情?!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吧?

    哪个娱乐公司会把这么大张老总的照片挂在大堂?

    辟邪吗?

    “嘿嘿,”王副总看了看他,“慕总,这张照片,是市场部投票选出来的,非常帅气,不输给任何明星。”

    慕承扬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来,才侧过脸看着他,“你是新来的吧?”

    王副总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对对对,我是这个月才从分公司调过来的。”

    “你之前做什么的?”

    王副总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是H市分公司,自媒体创作部的部长。”

    慕承扬从植入记忆里翻了翻,这人还真是H市分公司管理层推荐过来的,担任的是六个副总中的一个,主管自媒体方向。

    他记得,H市分公司的得意业务,就是搞笑视频创作吧?

    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赶紧给我撤掉,”他叹了口气,他深刻怀疑,萧沐那几个给游戏公司塞钱了吧?才让他摊上这么一个手下。

    “哎哎,”王副总还是一脸赔笑,举起手,就差发誓了,“慕总果然低调,那我赶紧让人撤了。”

    他转身就跑走了,胖乎乎的身体一抖一抖,从背后看上去莫名喜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你笑的太大声了,吵到我眼睛了。】

    【王副总委屈,但王副总不说。】

    【实在是太搞笑了,真的,和萧沐出场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小慕总可能以为走错频道了。】

    【这样一想,刚才洛初看到这个之后,还能平和的和小慕总沟通,已经是很有定力了!】

    【没想到,今天的直播C位竟然是王副总!】

    【没有人被哥哥圈粉吗?真是又宠又帅,我对这种温柔挂的人设实在是毫无抵抗力啊!】

    慕承扬亲眼看着屏幕给换了,这才一脸麻木的坐车回了家。

    刚一踏进门,又被眼尖的管家给逮住了。

    “少爷?”管家双眼瞪圆,“您这是?”

    慕承扬松了口气,这管家总算专业素质在线,没大喇喇说什么“您怎么挨揍了”。嗯,是个上道的。

    “啊,”他表情极为自然,“小麻烦,不用在意。”

    管家点头,明白这是不用叫医生的意思了。

    少爷这接管了娱乐公司以后,处事愈发“活泼”。上次被猫抓了,这次似乎是被揍了。想来,是滞后的青春期终于来了?

    视线上移到慕承扬手中,“这是,您从外边打包的晚饭?”

    慕承扬点头,“嗯,对。”

    “那我给您送厨房热一下,放在瓷碗里,再给您送上楼?”

    “好。”他将保温盒递出去。

    慕承扬准备上楼,走了一步,又折回来,“拿两个冰袋过来。”

    管家笑的一脸慈爱,“好的。”

    回到书房,慕承扬来到落地镜前,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脸。

    手指一碰——草,好痛。

    明明小胳膊小腿的,打人怎么这么疼呢?网上说的什么小粉拳,是在搞笑吧?这粉拳能一拳打掉牙啊。

    他张开嘴,左右看了看,还好,牙都没问题,不然就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这样一想,她应该也是手下留情了吧,不然像那天回旋踢的力度,他可能已经进医院了。

    “少爷,”管家端着热好的汤圆和冰袋敲门走了进来。

    慕承扬点头,“嗯,我自己来。”

    管家点点头,放下东西就要退出去。

    “哎,等等,”他脸色有些不自然,“上次我拿回来那红花油呢?”

    管家平和微笑,“在您书桌右边抽屉的蓝色盒子里。”

    “哦,”慕承扬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他走到书桌前,闻了闻香喷喷的汤圆,心情莫名好了点。

    他坐下,抽开抽屉,找到那蓝色盒子,一打开,就看到了那瓶红花油享受着和名表一样的待遇,躺在丝绒海绵之上。

    还真是,给供起来了啊?

    虽然嘴上吐槽,他还是没把盒子给扔了,关上盒子又放在了桌上。他坐下来,拿着瓷勺,看着碗里白白圆圆的一颗颗汤圆,满意点点头,卖相倒是不错。

    他舀起一颗汤圆,吹了吹,放到嘴里。

    草,扯到嘴巴疼。

    啧,还挺甜。

    慕承扬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他妈不就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

    他眼睛微眯,细细舔了舔牙缝里的甜,突然又想起什么。

    他低头一看,还好只吃了一个。随即掏出手机,找了个角度拍了个照。

    【初初送的,味道不错。】

    收信人萧沐,点击发送。

    慕承扬这下心情爽了,一口一个。心里碎碎念着,还好这东西不用怎么嚼。

章节目录

黑莲花在游戏当万人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初雪煮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雪煮茶并收藏黑莲花在游戏当万人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