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那个门上贴白联的就是张小叶家,旁边就是我家。她家有个哥哥,不爱跟人来往,我不进去了。你想回家就回去,不想回就来我家,好吧?我走了。”

    阿澜再三道谢,奓着胆子走进张小叶家的院子,推开半掩的房门:“请问张大哥在家吗?”

    扑鼻而来一股很冲的味道,阿澜以前没有闻过,直觉告诉她那味道来自常年卧床的老人。

    “张大哥在家吗?”她又问了一句。

    话音刚落,一团火球“呼”地从她推开的门缝里挤出来,阿澜及时躲开,鬓角的头发仍发出烧焦的气味:“撞到我手里还想跑?”

    阿澜飞奔着追去,火球仓皇逃窜至密林当中,二者的速度都不得不慢下来。不久,百步之外依稀有流水之声,火球被水汽所阻,在岸边停滞不前。

    阿澜趁它犹豫不决之际偷偷结手印念动诛邪口诀,她的注意力全在火球身上,丝毫没留意身后的危险。

    一记闷棍狠狠打在她后脑上,即便是神仙阿澜也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栽下山坡,脸朝下摔倒在河滩上。

    仓山、天宫、松林藤妖……脑子里不多的记忆通通在眼前过了一遍,阿澜猛地坐起来,看到自己被夜幕笼罩,急得直拍大腿:“完了完了完了,我没按照约定回去,阿誓要急死了,这不平白无故给人添麻烦吗?”

    她都不想想刚才发生过什么,爬起来就想往回跑,结果一迈左腿,整个人失去平衡再次趴进滩涂里。

    她骂了句脏话,才发现自己摔断了腿。真晦气,从天上掉下来都没事,从岸上栽下来居然能摔断腿!

    “你也是妖怪吧,被我打成这样居然没死。”

    阿澜用力扭转身体,远处居然有人正坐在火堆边烤山鸡。他体型健硕,满脸胡子,声音粗闷,就像民间画作里吃鬼的钟馗。

    “兄弟,劫财劫色?”

    “我是在保护自己的家人。”

    “火球?”

    “是我妹妹。”

    阿澜把没有知觉的腿摆成舒服的姿势,一本正经地说教:“你妹妹是妖怪,你为了帮她差点要我的命!”

    “我看你挺好的。”

    “若我没有道行呢?”

    “没有道行的人会结手印对着我妹妹喊‘诛邪’吗?”

    “你脑子还挺快的。”

    “我知道打不死你,所以下的最重的手,看你还敢不敢仗着法术不问青红皂白地出手伤人。”钟馗拿着山鸡走过来,把鸡腿扯给阿澜,“吃吧,吃饱了说说你是谁。”

    “您自己吃吧,我不饿。”

    钟馗也没客气,直接把鸡拿到一边大快朵颐起来:“你是谁的手下,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我是个幻想能斩妖除魔的好人,刚才去你家是想了解点姥姥火的情况,你妹妹突然冲出来还烧了我的头发,我以为她有恶意才还手的。”

    “她只是害怕。”钟馗的语气里开始带有一点愧疚,“咱们都有点误会,我给你赔个不是,将来有机会你也要向我妹妹道歉。”

    “没问题。你是张大哥?”

    “我是你张二哥。”

    “好的张二哥,你能把我从泥里拖出去吗?”

    钟馗似的男人拖她轻而易举,阿澜很快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干燥之地:“啊,我喜欢硌得慌的感觉。”

    “你叫什么?”

    “我姓沈,他们都叫我阿澜。”

    “我叫张丰,白天的火球是我妹妹张小叶。”张丰指着阿澜的腿不好意思地问,“你不疼吗?”

    “还好,我现在能运用的法力不能医治伤病,但能让疼痛减轻到可以承受的程度。”

    “你是神仙吧?”

    “是啊。”

    “你能帮我把妹妹变回来吗?还有我大哥和我爹,他们出去找妹妹,莫名其妙失踪了,你能找到他们吗?”

    “如果我神通广大,要做的最紧要之事肯定是治好我的脸还有我的腿,最好变一身干燥的衣服。”阿澜无奈地望着月亮,喃喃道,“我还要给阿誓传个消息,告诉他我没出事,省得害人家担心。”

    “这还叫没事啊……”

    “都怪你!”

    “你应该谢谢我,看你是个女的我才没把你扔河里,换做害人的臭道士,我早把他们喂鱼了。”

    懒得跟他废话。阿澜垂头丧气地靠着河岸,盘算着还是得独来独往,赵誓和李承睿都有自己的生活,无论她住在谁家都是一种额外的负担。

    “更深露重的,总在外面不是办法。你能活动吗?可以到我家去住一夜,明天我送你回城。”

    “只能这样了。”

    张丰背起阿澜,轻车熟路地穿过树林,走在黑夜中。

    “有点厉害啊。”阿澜称赞道,“你不用看路也知道怎么回家?”

    “走几千遍了,最好有点月光照着地面,否则会被树枝野草绊倒。”

    “你妹妹回家了吗?”

    “肯定回家了。听说被姥姥火选中的女孩多数会失踪,她也消失过一段日子。我们父子三人分头寻找,出门足足两个月,找到的时候她正趁着下雨在街上乱飞,要不是还存留一张脸,我还真认不出那是小叶。”

    “你父兄没回来?”

    “没有。”

    “好奇怪哦,别人家丢的是女儿,你家丢的是男子汉。还有还有,我问过好多人,他们没听说过姥姥火真的抓女孩子,怎么回事呢?”

    “别人的事我不清楚,我自己的想法是不愿意公开妹妹变成姥姥火的事实。有人问起小叶,我只说她不愿出门,实在瞒不过的就说她出去玩丢了。”

    没准大家的想法一致,有很多女孩已经变成姥姥火,但是她们没有失踪,只是被不愿抛弃她们且不愿公开家里出妖怪的亲人藏了起来。

    又或者……是完全相反的情况。

    “张大哥,哦不,张二哥,就在这里放下我吧,今天先不去你家拜访了,我有点要紧事得马上去做。”

    张丰不知这个言谈举止皆奇怪的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往前走了几步,暂时把她放在路边的草丛里:“你腿坏了,能干什么?”

    “我是神仙,坏条腿不算什么。最近几天别出远门,等我好消息,我要让那老妖婆把失去的亲人都还给你。”

    张丰没好意思说自己不相信:“你真的可以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需要你帮忙。”

    阿澜把李承睿的住址告诉张丰,请他转告好心的兄弟俩自己很安全,切勿挂念。等摆平一件不起眼的小麻烦后,她会回去亲自表达歉意。

    说罢,她跟张丰道别。张丰对她的承诺半信半疑,又对自己害她受伤的事心怀愧疚,故而走走停停,时不时回头看看。那女人始终坐在原地朝他挥手,催促他快点离开。

    翌日清晨,张丰按约定找到李承睿家,把阿澜的嘱托转告李母。李母再三表达感谢后,希望他能多留一会儿,恐怕出去寻找阿澜的两兄弟还有问题需要他解答。张丰不好拒绝老人,便在院里坐了半日。

    出去找阿澜的人恐怕一时半会不能回来,张丰记挂家里,坐立难安,苦等无果后还是决定先向李母告辞。他把自家地址告诉老太太,表示如果李承睿和赵誓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去找他。

    没想到他们当天晚上就来了。

    跟张丰四目相对的瞬间,赵誓愣住了:“咦,你不是去年冬天背着奶奶去城里寻医问药的张二哥吗?”

    “赵小先生!”张丰也很意外,他忙把赵誓和李承睿让进屋里,“你们随便坐,家里从来都没个客人,我都不知道用什么款待你们。”

    “张二哥你别忙了,我们过来就是想问问阿澜的下落。”赵誓把阿澜如何在藤妖手里轻松救下李承睿,又如何追踪生魑魅不得的往事说给张丰听,随后介绍道,“他就是我的好兄弟李承睿,承睿,这是张二哥,我跟你说过的。”

    “李郎君好。”

    “幸会幸会。早听阿誓夸赞张二哥孝顺,今日有缘相见,荣幸之至。”

    “二位与阿澜娘子萍水相逢,能待之如至亲姐妹,说明都是心善之人。实不相瞒,她来我家时惊了我妹妹,小叶被她追到河边,差点中诛邪法术。我把阿澜娘子当成了恶道人的同伙,出手打伤了她……唉,是我太冲动。”

    兄弟俩听说阿澜受伤,虽然担心,但也知道她不会有事,李承睿宽慰道:“我们认识她不久,却也知道她做起事来常欠考虑,你不出手伤她,只怕她也会伤到你妹妹。”

    “话虽如此,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本来说好来我家暂住的,谁知她半路改变主意,硬要我把她放在路边,回家等她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不清楚,她说会让老妖婆把我的家人还回来。”

    李承睿一拍脑门,无奈地问赵誓:“还找她吗?我看人家不太拿咱们当回事。”

    张丰连忙澄清:“不是的,李郎君。阿澜娘子醒来后没有过多责怪我,也没有为自己的伤发愁,她一直苦恼自己没法赶回家,会害赵小先生担心,说自己给你们添麻烦了。”

    “算她有良心。”

章节目录

天水妖怪图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弹腰献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弹腰献酒并收藏天水妖怪图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