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到我了,你醒了?”窗前专心碾药少女被后背的声音吓到,药碾子哐当一下翻倒,药粉有撒了一桌子。

    “抱歉抱歉,我醒了,路过就进来看看,不好意思,都是我突然开口。”古意没想到会吓到神崎葵,一脸愧疚。

    “没事,重新配就好了,我是神崎葵,叫我葵就好了,姐姐你呢?”神崎葵转身看到是今天早上抬回来的人,松了一口气,压下狂跳不止的心脏。

    古意歉意的说,“古意,我也来帮忙,毕竟是我犯的错。”

    神崎葵点点头,两人将桌子上的药粉收集到一堆,“古意姐姐你学医的?所以说让我在加一味白芷粉?”

    “应该吧,直觉告诉我一个加这个,我失忆了想不起来,也有可能是我瞎说的”古意解释自己只是脱口而出,在付丧神面前说自己的草精,那是他们自己也不是人类,在人类面前说这些话,别给她捆起来火烧了。

    做为草精,草药本一家,她知道它们的功效,怎么结合起来效果更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原来如此,那我们试一下怎么样,白芷粉也是止血药,加进去没有坏处,正好今天有两位伤患要重新换药,可以试试。”神崎葵笑眯眯的,却说着可怕的话。

    “那我可以自己配一下吗,我很想尝试一下。”古意双手合十对着神崎葵诚恳的恳求道。

    神崎葵受不了古意的拜托,同意了让她自己配药,不过药要在她的监督下制作。

    古意连忙点头同意,开心的拿着药篮和神崎葵去旁边的房间拿草药。

    旁边的房间很大,由两三个房间打通,房间里刷着白漆,明亮大气,酒红色的中药药柜整齐有序的摆放在房间里,整个房间充满了草药的味道。

    古意也和神崎葵两人分开,没有刚开始就盲目抓药,而是每个药柜从上而下的扫视一边,记住药柜的抽屉上面的草药名。

    记住每个抽屉的草药名后,止血药啊,古意思考片刻,开始抓草药。

    大蓟、小蓟、荷叶、侧柏叶、茅根、茜根、山栀、大黄、牡丹皮、棕榈皮……

    古意抓好要草药后,磨成粉状,用从厨房拿来的动物油调成糊状。

    完工!

    “你用的草药有很多是我都不知道融合的,你怎么想到的!不过,我以为你知道加一味草药所以说你可以试药,现在你全部草药都和我不一样,只能等忍姐姐回来了,万分抱歉 。”神崎葵是看着古意制药,可是草药之间的融合她前所未闻,实在没办法那队员给古意试药,“要是忍姐姐在就好了,她肯定知道你配的药,效果怎么样。”

    古意听出神崎葵对于她的不信任和抱歉,没有在意反而笑笑,“没事,人之常情,那你的忍姐姐什么时候回来,我挺想试试我配的药的。”

    神崎葵听出古意没有生气,松了口气,毕竟这可是单杀上弦三的人,很是厉害。

    神崎葵还是怕得罪了古意,而且人家也有理由生气,是她同意又拒绝。

    “什么时候吃晚饭,现在应该晚上八点了。”古意看了看窗外,外面早已铺上星空,弯月挂在天上努力的照亮地上。

    外面虽已然是黑夜,却有着不同于白天的光亮。

    朦胧之美,大概也就只有夜晚才能突出。

    “那么晚了,我们忙活了两三个小时。”神崎葵聚精会神的制药,有没有发觉天已黑,经过古意提醒,才知道天黑了,懊恼不已,“那我们去餐厅吧!忍姐姐应该也回来了。”

    “药房还有我弟弟,我去找他,厨房在厨房旁边那个屋子我知道。”古意想着信浓藤四郎还在屋里,现在应该醒了也饿了。

    “好,等会见。”

    与神崎葵分开,古意来到后院的病房,病房里和药房一样灯火通明,有电就是好呀。

    “信浓。”来到信浓藤四郎的屋子,就看到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和信浓藤四郎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聊天。

    信浓藤四郎看到大将,眼睛亮晶晶的,开心的说,“啊,姐姐你醒了,我怕你还在睡觉就没去打扰你。”

    古意靠着门,没说自己已经醒了几个小时了,浅笑一下,道,“吃饭时间到了,去吃饭吧。”

    “哦哦哦,伊之助还有善逸走吧,去吃点东西。”信浓藤四郎像是客家一样,招呼两位新认识的朋友。

    “你好。”嘴平伊之助拘束的像古意打招呼。

    “和信浓一样加我姐姐吧,都比我小吧!””古意开玩笑的说道。

    四人同行来到餐厅,至于受伤最重的两人?自然是送到病房啦!

    餐厅跟大广间一样,两边摆上矮桌子,吃饭跪坐着。

    一进门,古意就看到了一个头发发尾是紫色的女子,佩戴的是深紫色边缘的薄荷色蝴蝶发饰,她的头发盘至脑后,看起来干净利落。

    另一个少女应该年龄更小,黑发斜扎着,别着粉色的蝴蝶发饰,瞳孔颜色是葡萄紫色,非常干净纯粹。

    古意环视四周,吃饭时间应该是过了,大部分的人已经收盘离开,也没有看到神崎葵,可能去厨房了。

    古意靠着两位,端着食物在隔壁桌子坐下。

    嗅了嗅少女身上的草药味,有些不确定,“是忍小姐吧!”

    女子带着微笑,点头,“你好,古意小姐,我是蝴蝶忍。”

    “忍小姐是这里医术最好的医生,我刚才配了一种药膏,你可以帮我看看吗?”古意确认找对人后,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说完,才有些不好意思,耳朵微红幸好头发挡住了,要不然不就丢死人了。

    蝴蝶忍点头,“那我们之后去药房,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古意小姐呢!”

    “嗯嗯,随便问。”古意猛点头,只要确定她的药膏是好东西。

    吃完饭后。

    古意才想起来和她一起来的信浓藤四郎他们,转身对着信浓说道。

    “我先走了,和朋友好好相处哦!”

    好好相处,才能知道他们适不适合做你们的审神者。

    古意和蝴蝶忍来到药房,古意拿去药膏递给蝴蝶忍:“我用了大蓟、小蓟、荷叶、侧……,所以这种搭配没毒吧。”

    蝴蝶忍摇头:“这种搭配很像东方国家,所以葵不确定,我们本土没有这种搭配草药的,虽然不知道疗效如何,不过我可以保证没毒,正好有两位伤患可以做实验,一起?”

    古意歪头,眼前的蝴蝶忍虽然笑着,却散发着让人害怕的气势。

    而且还说了和神崎葵一模一样的话,真是心有灵犀。

    虽然那炼狱杏寿郎还有灶门炭治郎做实验一点不道德,不过……应该没事吧!唯二认识的医生都先开口的。

    “走。”古意心痒痒的,想知道自己配的药,效果怎么样,打败了心里的罪恶。

    对不起,炼狱杏寿郎先生!

    对不起,灶门炭治郎先生!

    蝴蝶忍带着古意来到炼狱杏寿郎他们的病房,两人正在聊天,看到蝴蝶忍和古意眼睛一亮。

    炼狱杏寿郎:“哦,古意还有忍你们来了。”

    灶门炭治郎礼貌的打招呼:“忍小姐还有古意小姐晚上好。”

    将手里的药膏放在桌子上,蝴蝶忍笑眯眯的:“这是古意小姐配的药,要做一下实验,你们谁要试试?没有毒哦!”

    “炼狱先生,灶门先生帮我试试呗,你们的医生都说没有毒了。”

    炼狱杏寿郎哈哈笑了两声:“原来古意小姐还是医生。”

    古意摇头,“不是啊!”

    灶门炭治郎:“那是有医学知识?”

    古意再次摇头,“没有啊!”

    炼狱杏寿郎:“……”

    灶门炭治郎:“……”

    古意看他们怀疑人生的表情,咳了一声,一点也不心虚的说:“那是我失忆了,不记得了我之前会不会医学知识 ,但是我觉得我绝对很厉害,我看到这些草药,脑海里面就有无数的组合、配法。还知道他们的功效、作用。哪怕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还能看到他们就知道这些,不就代表我对它们爱的深沉吗?”

    她确实失忆了,虽然想起来一点,这一点可不是骗人的。

    炼狱杏寿郎和灶门炭治郎对视一眼,看灶门少年点头同意,说道:“既然古意小姐那么说了,那我们就同意做一下试药人了,毕竟不是古意小姐杀死上弦三,我也很难活着,古意小姐那么厉害不知道师从何处?”

    古意:“我不记得了。”

    哦哦哦,失忆了,差点忘了。

    蝴蝶忍一边将两人的绷带解开,上药膏一边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失忆的?”

    古意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大概三四天前?”

    三人视线集中到古意身上,失忆了还能乱跑!

    古意尴尬一笑,明白他们的想法,授以重任的她,就算不想乱跑也不想啊,无奈摆手:“只是失忆,又不是残废,然后可以乱跑了。”

    草药大同小异,有几种不同。

    和神崎葵说药材,直觉,然后两人开始胚配药做实验,确定加的药没有危害哦

    发现止血效果更好,

    晚上的时候都醒了,然后吃饭时互相介绍。

    第二天见主公。

章节目录

主人才不是小草精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梨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妭并收藏主人才不是小草精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