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已毕,烛影散乱。

    林觅云和成般若谈话良久,只道是一见如故,此刻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

    成般若牵着林觅云的手,经过方才的交谈,她越看林觅云越顺眼,两人探讨音律歌舞,也谈诗论道,要不是大周和西郡相隔甚远,她简直想问问林觅云是不是她的亲姊妹。

    林觅云轻轻拍了下成般若的手,细声安慰:“不是还有几日么?我才领了好好照顾郡主的圣旨,这几日肯定要好好陪你......”

    成般若明若皎月的眸子闪了闪,显然是满意了许多:“那一言为定,明日我等你来寻我!”

    “好。”林觅云应道,遇到知音,她当然欣喜,看着成般若被众人簇拥而离去的背影,后知后觉自己前世到底损失了多少。直到成般若的身影消失,林觅云半敛眼眸,轻轻对候在一旁的弄巧吩咐:“咱们走吧。”

    还未前行几步,就见着陆翃沉着面色朝她走过来,林觅云有些诧异,余光却正好扫到不知在一旁注视多久的陆洺。

    陆洺一直噙着笑,他看着成般若和林觅云旁若无人的相处氛围,也不由得随着对方开心。只是还未走上前去,就看到陆翃凑到了林觅云的身边,他的眼神蓦然沉了。

    陆翃见林觅云乖顺地站在他身边,方才被完全忽略的郁气稍微散了些。他挑了挑眉,并不太意外地感受到陆洺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陆翃侧眸看了林觅云一眼,突然牵起对方的手,朝着陆洺走去。

    神情尚且还算是自然,但眼神里满满都是挑衅。

    林觅云的手被紧紧握住,强忍住缩回来的第一反应,身体却下意识地戒备起来,她看着陆翃与陆洺两人之间的无声对峙,只觉得恶心。

    两人明明都只在意所谓的权力地位,全偏偏要装成对她情真意切的模样,实则不过是看重林家罢了,真是难为两人演戏。

    她淡淡垂眸,既没挣脱陆翃所执起来的手,视线也没在陆洺身上多停留半分,若是这陆洺有点脑子,现在就应该和她装作不熟,现在羽翼未丰,在陆翃这边显然无法占到任何便宜。

    陆洺眉睫轻颤,无奈之余竟有些哑然失笑的意味在,林觅云与他划清界限的态度再明显不过,背后种种利弊,他当然明了,但偏偏不想配合。

    陆翃首先发难:“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见到皇弟,今日的形象还真是颠覆皇兄对你的认知呢。”

    陆洺莞尔一笑,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陆翃的挖苦,只淡淡答道:“是么?这身衣服在回朝受赏那天便已穿过,怕是皇兄当时事务过于‘繁忙’,记不清了吧。”

    面对陆洺的从容淡定,陆翃的眼神一瞬便阴狠起来。

    林觅云冷眼旁观,觉得有趣。原本以为陆洺是个性子温吞擅隐忍的主,不然也不会受着冷宫十余载的寒气,隐藏实力,直到最近才冒头,但现在看来,却不是如此。

    林觅云用余光扫了陆翃一眼,陆洺受赏那天,陆翃哪里是记不清,人尽皆知太子殿下顶撞圣上,被迫闭门思过,只怕是当时根本就不在,陆洺如此精准地戳中对方痛处,也难怪陆翃黑了脸。

    但陆翃到底是搅动风云数年的人物,他瞧了陆洺一眼,反倒是笑了,一瞬间便将所有不虞通通抹去:“可能是,毕竟这些年受赏的次数太多了,谨记父皇言,宠辱不惊,自然有些东西便记不真切了。”

    “觅云,你说是不是?”

    忽然被提及名字,林觅云从看戏的状态挣脱出来,却发现两人目光都牢牢锁定在她身上,就好似她的看法至关重要一般,她讽刺勾唇。

    抬头时依然温婉道:“觅云依旧在想方才圣上的吩咐,要照顾郡主一行,但要哄郡主心悦,自然是要投其所好,不知两位殿下有什么看法?”

    西郡作为大周西部最为繁荣富庶之地,成般若又是西郡明珠,重要性不言而喻,轻易地便将面前两人的注意力转移。

    陆翃果然皱眉,不再逼问方才的话,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他早知道成般若性格骄纵,若是讨好太过,她会觉得你是攀炎附势之人,可要是不冷不淡,她守着骄傲性子,断然也不可能低头。林觅云正好说在点上,他本是对西郡势力虎视眈眈,成般若身份在那摆着,他怎么可能不想利用?

    陆翃脑中千回百转,却是淡淡敛了神色。

    “觅云你不是与郡主相见如故么?想必她对你的安排一定会非常满意,只是让你费心了......”

    好一副体贴入怀的模样!

    林觅云在心中冷笑,但陆翃的要求正合他意,刚准备应下便听到陆洺发声。

    她侧眸看去,陆洺话虽是说给陆翃听,目光却大半放在她身上,仿佛根本就没将拉拢西郡郡主这件事放在心上。

    “听闻郡主不喜谄媚之人,若是朋友之间出游有太多无关之人,反倒会觉得不悦吧。”

    陆翃罕见地没与陆洺呛,上次他拉拢人心已经让父皇不喜,又正值陆洺立功,他父皇权衡之术向来应用地出神入化,于是这次面对西郡来访,硬生生将陆洺也安排进来,只希望对方不要坏他的事!陆洺捏紧拳,杀意一闪而过。

    陆洺冷瞥了陆翃一眼,最终温柔目光定格到林觅云身上:“古琴,用得还算顺手么?”

    这话排斥的意味太浓,且显得过于亲昵,林觅云暗中皱眉,眸中藏着不解,不明白陆洺到底是什么意思,感受到陆翃打量的视线在她与陆洺身上徘徊,她轻笑:“名匠打造的名器,自然顺手。”

    “那喜欢么?”

    比上一句更为直白。林觅云心中微赫,抬眸正对上陆洺灼灼发亮的眼睛,仿佛盛满了说不出的希冀。

    那股莫名的头痛时隔多日又有了卷土重来的架势,林觅云却硬生生抗住,眉目不遮掩地全然冷硬下来,机械性地挑唇:“古琴用来弹奏,顺手不顺手倒是可以提提,至于喜欢不喜欢.......”

    她凤眸上扬,看见陆洺刹那间灰败的脸色,突然觉得快意:“言重了。”

    陆洺嘴唇嗫嚅着,双眸失神了瞬,终是不知从何说起,慢慢地垂下头。

    纵观全程的陆翃倒是满意至极,他捏紧林觅云的手,眉宇间夹杂着炫耀,方才送古琴这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然而林觅云一番话出口,他自然而然地认为林觅云是偏向自己。

    他轻笑,此刻话好似突然挑明了:“我与觅云青梅竹马,她喜欢什么我最是清楚,而那些我大多能为她寻来,不用皇弟费心。”

    “皇弟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吧。”

    说完也不再管陆洺的反应,他殷切地对林觅云道:“看你脸色不好,先去休息?”

    林觅云实在是厌倦了眼前一切,她微微颔首。

    眼见着两人一齐离开,陆洺却突然说道。

    “只怕是喜欢什么无所谓,唯有心意......”他嗓音发涩,“最为重。”

    林觅云脚步一顿。

    -------------------------------------

    应允了第二日一早便去寻成般若。

    林觅云当然不会食言,还隔着一条街,便已经看出一抹艳丽红色站在驿站前,引得无数路人张望凝视。

    林觅云低笑,笑成般若性格张扬。

    刚刚下马车,就见成般若朝她奔来,也不知最后陆洺所提的“心意”二字有什么魔力,让她睡得极不安稳,睡得不好,头便昏沉,成般若这么一“突然袭击”,差点没撑住。

    她脸色顿白,却把成般若吓住,她急忙将人扶住:“怎么回事?是身体不适?”

    林觅云拍了拍成般若的手,示意她安心。

    “还好,方才在想事情,没站稳罢了.......”

    成般若那张俏丽的脸上摆明了不信,她眨眼道:“哼!你们这当朝太子也太不体贴人了,看不出你身体不适,还让你来陪我游玩!”

    只知道陆翃处理她来大周事务的成般若对这人印象更加不好。

    见成般若气愤,林觅云表情稍霁,也没帮陆翃扯清关系,反正成般若看不上陆翃是件好事。

    “我真的没事。”林觅云又强调了一遍,上下打量发觉成般若穿着红色劲装,衬得她英姿飒爽,问道,“看来你对今日的安排已经有想法了?”

    成般若再三确认林觅云尚且安好,才舒了口气:“自然。”

    她早和林觅云打好商量,一天按照她性子,一天按林觅云安排。她一早打算狩猎,先前舟车劳顿可将她拘坏了。

    想到等下纵马奔驰,成般若眼睛亮晶晶地,看到林觅云一身衣裙,连忙拉人入府内。

    “我带了几套骑装,其中一套我觉得甚是好看,可惜一看便晓得不太衬我。”成般若命人翻找,又是拉着林觅云坐下喝茶,“你来得匆忙,没换衣服,我一想觉得挺适合你的。”

    林觅云抬眸看去,不同于红色张扬,褚白色,她一见,目光便不自觉被吸引。

    “喜欢么?”

    “喜欢。”

    斩钉截铁。

    陆洺微愕,欲入内的脚步顿住。

章节目录

春意入灯花(双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渡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慈并收藏春意入灯花(双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