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来有往地辩论了十几分钟,辩论的主题为“是否有必要谈恋爱”。其实算不上正经辩论,因为斯内普有理有据的发言都被小巴蒂以“你不懂”“你在嫉妒”和“哼”顶了回去。

    最后斯内普留下一句“不可理喻”拂袖离去。

    小巴蒂:“他永远都理解不了这种快乐。”

    你:“你是挺快乐的,我下节是魔药课。”

    他:“那真是——双倍快乐。”

    你不理解,小巴蒂和斯内普应该挺有共同话题的。是行业竞争太激烈了吗?可双面间谍这行业不就只有他俩吗?

    当天下午的课斯内普几乎批评了每一个学生。

    “搅拌的力度太重,做魔药不是做蛋糕。”

    “做得很好,用21秒就浪费掉了至少要熬制21天的材料。”

    “你可以等一会儿再醒,等到坩埚炸了就能想起来现在是魔药课,而不是该死的睡觉时间。”

    斯内普虽然向来严格,但对待斯莱特林的学生还算宽和。今天的无差别攻击搞蒙了所有人,你甚至能看到他们的头上长出了问号。

    斯内普有意无意地路过你好几次,周围的学生被吓得瑟瑟发抖。

    直到下课了斯内普也没能挑出你的毛病,你感觉他很失望,连布置作业的语气都咬牙切齿的。

    开玩笑,谁要是敢说你复方汤剂熬得不行,你高低得给他几拳。

    “……下周一上交十英寸的论文。”斯内普点到你的名字,你在他眼中看到转瞬即逝的快乐,“鉴于你的表现,写一篇十二英寸的——明天交给我。”

    ?

    你晚饭都没兴趣吃,怒气冲冲地找小巴蒂报销。

    “都是你的错!你写!”

    “我只写那两英寸。”

    “凭什么倒霉的是我!”

    小巴蒂装作耳聋。

    “我现在就去找斯内普爆你的黑料!然后再跟他表白!恶心死你们!”

    “……这件事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好啊,两个选择,十二英寸你全写,或者我现在就给你办葬礼。”

    懒散这个词和小巴蒂绝缘,他坐得笔直端正,而你趴在桌子上自娱自乐。小巴蒂很聪明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看到颤动的笔尖留下一行又一行你的字体时,你再次被他的学习能力震撼。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完全就是我的字。”

    “很久之前。”

    脑子里突然蹦出去年圣诞节他替你给哈利送礼物那件事。从哈利的反应可以判断出礼物和贺卡都没有奇怪的地方。唯一奇怪的大概是小巴蒂遮遮掩掩不肯让你看到礼物。

    或许从小巴蒂第一天认识你起,就为你量身策划着无数种坏结局。模仿字迹只是推动结局的一环。

    “你到底想了多少种我的死法?”

    “没有很多。”小巴蒂迅速跟上了你跳跃的节奏,“你呢?想让我怎么死?”

    “我怎么忍心看着你死?”你一头倒在他肩上,“明明活着才更受罪。话说回来,你要是伪造我的笔迹偷偷做坏事都没人会发现。”

    小巴蒂认真思考了十几秒后得出结果:“谁会无聊到做坏事要模仿你的笔迹?”

    “克劳——”他极其不满地瞪着你,你竖起大拇指,“奇家有你这样的天才真是福气。我去打包一些吃的,你就在此地不要动。”

    丰盛的晚饭占据了桌子的半壁江山,你正要享受,小巴蒂却说:“喂我。”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看在作业的面子上,你卷起面条塞进他嘴里。

    “嗯……有点渴。”

    “您请喝。”你喂了他一勺奶油蘑菇汤。

    小巴蒂咂嘴:“烫。”

    “行,我帮你吹吹。”

    总算伺候完祖宗吃饭,你趁机问他丢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把养的花扔进垃圾桶了。”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你怎么知道的?你天天在垃圾桶里蹲着吗?”

    小巴蒂慢悠悠地又写了几个字才开口:“偶尔去过你家附近。”

    “就正巧撞到我扔花?”

    “我可以认为转移话题代表着你在心虚?”

    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心虚。

    “那盆都养坏了,我就扔掉了。”

    “你不是最爱花花草草吗?它们不是有生命吗?你在谋杀。”小巴蒂控诉。

    之前没见过他这么有道德。

    “扔掉它我很抱歉,我马上帮它办个追悼会。但你送的是种子,我已经在温室新养了两盆,不信你明天去看。”

    小巴蒂的心情并没有变好。

    “你准备好了开始新生活,而第一件事就是斩断和我的联系。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也会过得很好,也永远不会来找我。”

    他说得对。小巴蒂确实给你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但不代表你的余生都要被他的阴影笼罩。

    小巴蒂不再说话,专注于论文。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很快就写好了。

    “斯内普再找碴就告诉我。”

    “让他知道真的没问题吗?”

    “他早晚会知道,又不能瞒一辈子。”

    “你想太远了吧。”看到小巴蒂的严肃脸,你点头称赞,“你很有远见,我很佩服。”

    “你根本没打算对我负责。”

    你瞳孔地震,磕磕巴巴地回:“这这怎么能扯到我身上?人要对自己负责。”

    “你在玩弄我的感情。”

    “我哪有!别把我形容成负心汉!”

    “那你告诉我,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就——就是——”

    “有这么难说出口吗?”

    当然啊!

    小巴蒂没有追问,他打了个响指变出三个杯子。

    “酒还是水?”

    “你和乌姆里奇学的这套?我不想喝。”

    “怕我下毒吗?”他端起其中一个高脚杯,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我只会放点迷情剂。”

    “我谢谢你。”

    小巴蒂:“我和邓布利多立了牢不可破誓言。”

    “?”

    他云淡风轻地摇晃着酒杯:“你不用担心,条件很简单,我帮他打败黑魔王,他也要相应地满足我的要求。”

    “邓布利多为什么会信你?”

    “我想主要是人格魅力,其次我告诉了他魂器的事情,并且已经消灭了一个。”

    “伏地魔可不会因为你的人格魅力就网开一面。他有没有伤害你?”

    “你在关心我吗?”

    “嗯嗯我很关心。”

    “敷衍。他对我的信赖已经大打折扣,不过除了我,还有谁能替他鞍前马后?那个金头发吗?”

    他和卢修斯的关系也太差了,不在场都要嘲讽人家。如此暗流涌动的职场环境不适合长久工作下去。

    “你回霍格沃茨也是伏地魔的意思?”

    “他没反对。”

    你大致理解了小巴蒂的三重忙碌生活。表面上是魔法部官员,白天大公无私地在霍格沃茨当教授,一到夜晚就做点见不得光的勾当。他要处心积虑地获取三方的信任,这就意味着要干更多的活。等等,那他岂不是能领三份钱?

    他一脸了然地说:“你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呢?”

    “给伏地魔打工是不是没有工资?”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们还得倒贴他钱。”

    小巴蒂战术举杯。

    “你那杯子里是白酒吗?”

    “你尝尝。”

    你十分谨慎地抿了一小口,疑惑地询问:“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工作压力太大?还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

    “我很好。”小巴蒂夺过杯子一干而尽。

    “……那你为什么用高脚杯装白开水?”

章节目录

[HP]赫奇帕奇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不是很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是很凉并收藏[HP]赫奇帕奇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