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裴锦玥时不时瞥过去的目光,裴夫人大概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但还是忍不住添了几句,“昨日信件到时,叫你看,你不看。”

    昨日裴清年在京州寄的书信先抵达,上面说了裴锦思一同回府的事情,还提及了林无。

    裴锦玥只顾着听裴锦思即将回家,却漏了后面几句,才造成这么个结果。

    好吧,也确实怪不得别人。

    “这就是那个孩子吗?”裴夫人牵过林无的手,林无瑟缩的模样全进入她的眼底。

    到底是小可怜,裴夫人略知其遭遇,可时间匆忙,昨日才知晓此事,根本来不及准备,只得一大早叫人去置办。

    此时府中冷清,不知这个小孩儿会不会多想。

    不过看样子他似乎已经多想了。

    “你叫林无对吗?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了。”

    裴夫人用了自己生平最为温柔平和的腔调对林无说话,好让他不那样紧张无措。

    林无在裴锦思身后探出个脑袋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是叫林无。

    裴锦思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平日里想让阿娘对自己如此温婉地说话,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她都有些对林无刮目相看了,真不愧是她看准的弟弟。

    “不过,你为什么叫林无啊?”

    无,并不是什么好字,上次见这样的名字还是一个叫张瞎聋的乞丐。

    裴夫人心有所感,这个名字可能不是真名。

    果不其然,裴锦思将此名的来源告知了裴夫人后,果真见她面露苦涩。

    “怎么不叫个别的名字?”

    林无并不作答,他也不知该怎样回答,只呆呆地望着裴夫人,眼神在她和裴锦思之间小心翼翼地徘徊。

    这就让裴锦思不得不说起在京州发生之事了。

    “并非如此,只是林无他……还有些无法转变过来。”

    话说得委婉,但裴夫人能听懂,也不强人所难,先叫着这个名字,今后慢慢改过来也是一样的。

    几人聊了好一阵,裴夫人才终于想起自己的夫君来,又向外望了望,并不见人。

    “你们阿爹呢?怎么还不见人。”

    即使他不愿别人帮忙拴马,此时也该过来了。

    “阿爹去了古湖亭。”

    一听此名,裴夫人一激灵,“去那儿干什么?”

    那儿不是什么好地方,就今年还发生过几起坠湖的事情,引得人心惶惶。

    裴锦思将途中发生之事挑了些重要的告诉阿娘。

    自己差点被伤被她省去了,本来也没受伤,说出来,只平白叫人担心。

    “你们可有受伤?”

    语气当即变得紧张起来,握着裴锦思的肩膀好生检查。

    确实没见到伤处,才慢慢松了口气。

    不多时,又想起裴清年还在古湖亭,又变得紧张起来。

    “你阿爹,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说着便想要叫人去看看。

    “阿娘,不必担心,我们没有受伤,方才女儿已经让裴泉去接阿爹了,这时两人应当是见到了。”

    听见裴泉去了,裴夫人也稍稍放了些心,至少裴泉能保护裴清年。

    多少还是有些担心,虽然并不迷信,但就怕歹人作恶。

    裴锦思在一旁安抚了许久,才让裴夫人稍稍安心些。

    一抬头看见裴锦玥却是独自一人坐在离她们极远的椅子上,默默抠着手指。

    “阿玥,怎么了?”裴锦思将她拉到面前,和林无坐在一起。

    不过裴锦玥此时有些不太待见林无,不情不愿地坐下,身子却刻意地向另一边靠。

    林无虽装作目视前方,实际上却将裴锦玥的动作尽收眼底。

    原本只是小姑娘赌气的动作深深刺痛了他,他不由得胡思乱想,心底凉了一片。

    “阿玥,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弟弟了,不可如此。”裴锦思发觉了裴锦玥的无声抗拒。

    便用自认十分柔和的声音开口劝慰。

    自小时起,裴锦思就是这样哄阿玥的,向来有效。

    这次却不知为何,裴锦玥并没有听她的,反而更加抗拒了。

    坐在上位的裴夫人见此状,一看便知是为何,只不过她并不说。

    自裴锦思走后,裴锦玥总是闷闷不乐,即使周家小子来找她也是爱答不理,弄得人家急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怎么又惹到她了。

    姊妹两人的矛盾还需自己来解决,她不过是个推剂。

    不过偶尔给些提示也是可以的。

    “阿玥,有个弟弟不高兴吗?你不是老说阿姊不陪你,这下有了弟弟,你们便可以一起玩闹了。”

    ?

    原来裴锦玥还私底下向阿娘告过她的状呢。

    “阿玥,没有不陪你,林无只有一个人在乾水,可如果和我们一起,我们就是三个人了。”

    先哄好阿玥再说。

    “你看这个,我昨日连夜修好的。”

    裴锦思拿出随身带着的琉璃炮,在阿玥面前晃了晃,递到她手中。

    看着手里的东西,裴锦玥难说有多惊喜了,真恨不能立马冲出去试验一番。

    可自己还在生气呢!

    裴锦玥偶尔也会学着裴锦思的样子轻哼一声。

    可爱得紧。

    明明自己想去玩得不行了,却还要强迫自己坐在这里,裴锦思看了想笑。

    “阿玥,同弟弟一起玩会儿,好不好?”

    裴锦玥犹豫了片刻,才点点头,朝林无伸出手,要牵他。

    林无看着裴锦思,期望她能说些什么。

    感受到林无的纠结和无助,裴锦思开口说道:“林无,和阿姊去玩一会儿,好不好,等下我就来找你们。”

    说完将林无的手放在裴锦玥的手中。

    于是两个小孩儿就这样别别扭扭的出去了。

    “阿思,你阿爹怎么还不回来啊?”

    “阿娘莫急,有裴泉在,阿爹会没事的。”

    ——

    “白跑一趟,沾一身脏水。”

    裴清年很难不抱怨,方才他骑马到达古湖,谁知这几日郦州下过雨,古湖边上积了一滩水,他太过激动,下马时不曾看见,一脚踏进水坑里。

    古湖久不进人,脏污四处都是。

    积水中自然少不了的灰尘泥土。

    裴泉就在古湖外等候,不出意外裴清年是谁也见不到。

    果然稍后就见裴清年独自一人走了出来,脸上全是烦躁和不悦。

    衣服下摆沾满了脏水。

    “大人,大小姐叫我来接您。”

    “走吧。”裴清年十分不耐,说话都带了气。

    一路上,裴清年思索着那种药剂的制作方法,却始终毫无头绪,他根本想不出世上有什么东西能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两人回到裴府时,裴夫人在内堂已经等候许久了。

    裴清年换好衣裳才听得家仆说夫人还在内堂。

    裴清年大惊,疾步奔向内堂,果真看见裴夫人一脸冷漠至极地盯着他。

    看见裴清年进来,裴夫人紧着的心总算放下来,随后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丝毫不理会裴清年在身后的叫喊。

    裴清年想跟上去在解释几句,却被进府的人拦住了脚。

    “大人,门外有个人说要找咱们铺子订批货。”

    订货去商铺,来他私人住宅作甚?

    “叫他去铺子上找人,自有人接待他。”

    来禀报的家仆原话传了过去,却不料那人不依不饶,一定要见到裴清年。

    没办法,只好再进来禀报一次。

    “大人,那人说他是什么乾水镖局的人,说只要让您知道这个,您一定会见他的。”

    一听是乾水镖局,裴清年坐在椅子上涣散的眼神立刻聚在一起,这个理由确实让他拒绝不得,只怕是来者不善。

    “让他进来。”

    他倒要看看这乾水镖局究竟有什么打算。

章节目录

一场灿烂杀生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幸见长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见长路并收藏一场灿烂杀生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