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王嫣然旁若无人似的一直往萧安辰身侧靠,诚心给苏暮雪添堵,进了殿后,她笑着唤了声:“皇后。”

    苏暮雪放下笔,徐徐走上前,先是对着萧安辰屈膝作揖行礼,待萧安辰说了平身后,她站起,这才应了王嫣然的话,“王贵人今日身子如何?”

    “有陛下护着自然是好的。”王嫣然美目含笑,眼底碧波流淌,好一幅春心愉悦的神情。

    也确实该愉悦,毕竟帝王这几日都歇在她寝宫,这事在皇宫内传得沸沸扬扬,连前朝都知晓,王相为此又得了许多人祝贺。

    “那就好。”苏暮雪走在萧安辰另一侧,“陛下今日怎有空前来?”

    不细听的话,以为她是在撒娇怪帝王冷落她了,实则不是,倘若可以,她希望萧安辰永远不要再踏入正曦宫一步。

    萧安辰到底是和苏暮雪相伴多年,瞬间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眸色变冷。但王嫣然就不行了,自作聪明道:“皇后这是怪陛下冷落了?”

    苏暮雪对着萧安辰作揖,“臣妾断无此想法。”

    萧安辰眸光轻飘飘看过来,男人神色不明,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苏暮雪看着这样的萧安辰心突然就这么凉了,从前的他们何曾这样过,眸中皆是暖意,一个眼神便知晓对方想说什么想做什么。

    或者,他的情义是装出来的,但她不是,她是从心里爱慕他,为了他愿意付出生命。

    只要他好,足矣。

    可惜,她错付了。

    王嫣然受不了自己当隐形人,非要找些存在感,一脸歉意道:“陛下也是因为惦念着妹妹的身子是以才多日没来正曦宫,姐姐千万不要介意。”

    后面两个字不知不觉咬的很重,听上去像是生怕苏暮雪不会介意似的。

    苏暮雪莞尔一笑,“怎么会,妹妹身子要紧,陛下照顾是应该的。”

    虚与委蛇的对话着实让人听了不痛快,萧安辰眉梢拢到一起,其实不只萧安辰不痛快,苏暮雪也不痛快,看到他们一起出现的那刹,她心里就开始不痛快了。

    诛人诛心,在这方面,她一向做的不好。

    她得改。

    萧安辰止步于案几前,藏青色团龙纹常服微微贴着案几边缘,宽大的衣袖荡起涟漪,他伸手拿起苏暮雪方才书写的诗词。

    苏暮雪算得上贵女们中的才女,不管是诗词歌赋还是兵书等等,她都研习过,当年和萧安辰在别苑时,也曾同他讲过一些对朝政的看法。

    在她的认知里,女子是可以为官的。

    当时这话一出,萧安辰不免一愣,只觉得此女见识胆量过人,他似乎也是那时开始除了对她信任外,又多了几分欣赏。

    原以为这份欣赏能维持很久,谁知,也不过如此,她同其他女人也没什么不同,都是为了家族利益。

    萧安辰眸色倏然暗了下来,对着宣纸上的诗词挑刺,“不知皇后是何心境做此诗的?”

    苏暮雪柔声回:“闲暇之作。”

    “哦,是吗?”萧安辰随手轻轻一扯,纸张从中间分开,像是把人的心撕成了两部分。

    他冷声道,“皇后若是太闲的话,可以学学女工,至于作诗之类的,皇后还是免了吧。”

    当面训斥只会让人更寒心,苏暮雪低头道:“是。”

    萧安辰转身走到榻前,弯腰坐下,端起青釉茶盏慢饮一口,“皇后同将军府的嬷嬷们可又往来?”

    “平日不曾有往来。”苏暮雪回。

    “那这是什么?”萧安辰随手一扔,苏暮雪脚下出现一块玉佩,正是她寻遍许久未曾找到的那块玉佩,也是当年她同萧安辰的定情之物。

    苏暮雪弯腰捡起,状似不懂萧安辰何意,“这块玉佩臣妾寻了好久,没成想竟然在陛下那,多谢陛下归还。”

    “别急着谢。”萧安辰打断她,“这是将军府找到的。”

    “嗯?”苏暮雪一脸诧异的神情,“将军府?玉佩怎么会在那里?”

    “这就要问皇后你了。”似乎茶水不太满意,萧安辰双眉聚拢到一起,神色比无星的夜色还暗。

    “陛下怀疑臣妾?”

    “你说呢?”

    苏暮雪屈膝跪地:“臣妾冤枉。”

    萧安辰眼睑垂着,挡住了眼底些许的神情,“冤不冤枉一问便知,周嵩,查!”

    周嵩回:“是。”

    正曦宫里的人齐齐站好,谁都不知道帝王要查什么,苏暮雪睨着他,脑中涌出很多想法。

    这样的萧安辰是让人陌生的,像是要把一切铲平。陡然间那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便浮现出来。

    他……

    好可怕。

    周嵩回禀:“陛下没有看到小坠子。”

    萧安辰缓缓抬眸:“皇后,小坠子呢?”

    “他身子不适,臣妾怕染了病症,没让他在跟前伺候。”苏暮雪上前,“陛下要是找他,臣妾让人寻来便是。”

    说着给了明玉一个眼色,要她去找人。

    “不用。”萧安辰摆手,“周嵩你亲自去寻。”

    明玉站住,周嵩转身走了出去。

    正曦宫里众人颤颤巍巍跪着,连吞咽口水都不敢,生怕一不留神惹怒了帝王。

    苏暮雪静立在一旁,别看她神色如常,其实心里慌乱的很,不知道小坠子办完事回宫了没有,这要是让周嵩发现他没在宫里,那……

    为今之计,只有拖延了。

    苏暮雪柔声道:“陛下,臣妾新酿了果子酒,陛下要不要尝尝?”

    萧安辰拢了下宽大的袖子,淡声道:“去拿。”

    很快,明玉便折回来,越过苏暮雪时轻点了下头,苏暮雪接过酒壶,亲自斟满,“陛下请。”

    萧安辰执起酒樽慢饮一口,果子酒口感酸甜,同普通辛辣的酒很不一样。

    苏暮雪连着给萧安辰斟了三杯,王嫣然也喝了一杯,喝完提醒萧安辰,“陛下,这都过去好久了,怎地周公公还没回来,要不要派人去寻呢?”

    边说她边睇向苏暮雪。

    苏暮雪神色如常,看不出丝毫异样。

    萧安辰指腹摩挲着杯壁,眉梢淡挑,“来人——”

    “陛下,人带到了。”周嵩走进殿里,身后跟着脸色苍白的小坠子,小坠子屈膝跪下,“叩见陛下。”

    人看着像是很不好的样子。

    周嵩对着萧安辰轻点了下头。

    萧安辰睥睨着小坠子慢慢放下酒杯,淡声说了句:“很好。”

    言罢又道:“回庆和殿。”

    “恭送陛下。”苏暮雪屈膝作揖,等人走了后,双腿一软,身子朝一侧倒去。

    幸亏明玉反应快,扶住了她,“娘娘。”

    苏暮雪额间都是冷汗,她长吁一口气,说道:“还好。”

    苏暮雪这身子是真不经不起折腾,同萧安辰周旋时殿门开着,吹了冷风,晚上便发起热。

    迷迷糊糊间又梦回了皇家别苑,荷花池旁边她和萧安辰赏月,她倚在他怀里,问:“阿辰,你这辈子都不会负我,是吗?”

    少年皇子轻揽着她肩膀,眼底流淌着浓情蜜意,说话也柔声细语,缱绻动听,“定不负。”

    “要是负了呢?”她执意问。

    “那把我的命给你好不好?”萧安辰回。

    梦境变化,不是他把他的命给她,而是他要了她的面,苏暮雪被他推进了荷花池里,耳畔传来的是他阴戾的声音。

    “该死。”

    苏暮雪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入目的是年轻帝王那张冷情的脸,她尖叫出声:“啊——”

    萧安辰扣住她的手腕,把人拉怀里,“皇后这么怕朕,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章节目录

九五帝尊他疯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若诗安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诗安轩并收藏九五帝尊他疯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