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围观着这一幕。

    弟子们嘀咕:“所以我们还要挥起来吗?”

    他们盯着早就准备好的横联,白纸黑字的什么‘大师兄、我们永远支持你’,陷入了沉思。

    总感觉他们貌似不应该在这里。

    “挥个鬼,他们两都相拥而泣了,有点眼力见好吗?”

    盛骄翻了个白眼,看得一阵牙酸:“同样都是师兄,喊大师兄的时候就一口一个大师兄殷勤得紧,我就有事鸡哥没事盛骄,双标!”

    *

    尽管痛斥双标,但该拿的报酬还是要拿的。

    所以当宁瑶整理起解惑大会剩下未解的问题时,他毫不客气地加了自己不理解的七条,洋洋洒洒交给宁瑶。

    当夜,宁瑶便坐在桌子召唤铸剑师,矜持地将厚厚一沓纸往旁边爹爹的位置推了推:“爹爹、快来帮我看看这些!”

    并将毛笔恭恭敬敬地递上。

    铸剑师沉默了会:“……这是在把我当驴来用?”

    虽然确实答应了宁瑶,可以拿着自己名头当幌子,并解决悬剑山弟子内部解答不了的问题,但谁能想到这么多?

    宁瑶傻笑:“这……我也不知道哪些难嘛。”

    “不知道?”

    铸剑师瞥了一眼试图蒙混过关的宁瑶:“正好,过来。”

    宁瑶懵懂地坐过去。

    便听爹爹说:“我来讲,你来记,听懂了换下一道。”

    晴天霹雳!

    宁瑶震惊得毛笔‘啪嗒’一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从日落西山到深色深深,烛火摇晃着勾勒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自己提的办会建议,死也要收尾。

    宁瑶苦着脸奋笔疾书,铸剑师立在一旁细心教导。

    “这道题听懂了吗?”

    宁瑶假装理解,其实偷偷瞄笔记:“就是铸灵纹的时候遇到剑纹冲突,确认材料属性不合、铸造手法都没外,也有极微小的可能是两样灵物都已开灵,争夺剑体意识——”

    一道阴影覆下,铸剑师盖住了答案。

    淡淡道:“继续说。”

    宁瑶遭受致命一击。

    幸好刚刚才讲过,还有点印象。

    她皱成苦瓜脸,磕磕巴巴地背:“这事……福祸相依……有可能灵剑报废、也有可能一方吞噬另一方增强己身……”

    “下一题。”铸剑师不忘铁面无私道:“等下我会返回去抽几题查,理解了才是吃透了。”

    宁瑶哪能有异议:“……好。”

    她心中泪流满面:造孽啊。

    所有人都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漫漫长夜中,铸剑师翻到一张纸,起了几分好奇,问:“这题是谁问的?”

    宁瑶小小声打了个哈切,看眼记号:“柳青师姐,据说是悬剑山四玄弟子之一,我还没见过呢,有什么问题吗?”

    铸剑师:“这女弟子有些意思。”

    沉思了会,他没让宁瑶来写这题,转而自己提笔。

    宁瑶顿时不困了,好奇:“爹爹,这个怎么不先教我呀。”

    铸剑师:“因为她似乎对淬剑之路有了自己的想法。”

    宁瑶靠过去看,没瞧出所以然来。

    铸剑师摇摇头,为笨蛋女儿解惑:“这淬剑几问想表达的是,脱离锻造借劫难淬剑的利弊,向天借劫、淬炼剑锋,很新奇的想法。”

    铸剑师给出最高肯定:“她有成为道主的潜质。”

    宁瑶惊讶:“真的吗?”

    有望成为一道之主,可谓极高的评价。

    铸剑师问:“你以为成为一道之主需要的是什么?”

    宁瑶想了想:“超脱众人的实力。”

    “不对,若以实力论道,世上不会有神农道等不以武力为长之道。”

    铸剑师出乎意料地否认道:“成为新道主,是开辟属于自己的道,走他人之道,尽头站着的便是那位道主本身,没人能越过创始者以旧道成道主。”

    “如我便是靠铸己剑,人剑合一问鼎道峰,若后人一味沿我走的路、将无半分成就道主之位的可能,这才立规悬剑山只授铸剑之道,再之后的路就需弟子自行摸索。”

    “她于淬剑有自己的看法,虽然还不成熟,但也许之后有机会开创自己的道,但这本身是有很多风险的,她选择了一条充满艰辛的路,可能会夭折,也可能会走上歧路,一切都未可知。”

    铸剑师专门找出柳青的问题,推敲着细细回答。

    宁瑶趴在一旁看纸上女子娟秀的字体,心里不由想:这位姐姐可真厉害。

    彼时,宁瑶没想到自己没过多久就能见到这位师姐。

    *

    在宁瑶夜以继日的努力,解惑大会的答案流水私地送出去。

    小脑瓜都要塞坏了,宁瑶热泪盈眶地回归早晚双练。

    不用动脑子,真好。

    春日的蒙蒙烟雨中,锻造台不时迸溅出火星。

    累完了,宁瑶对自己依旧没满出第一重金纹的破剑长叹半声,坐在石墩子上戳着破烂本体生闷气: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但瑶光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四周都散了场,正日常自闭中,两道一雪一青的身影靠近。

    悬剑山女弟子很少,少到珍惜的地步。

    一个是宁瑶认识的:“展雪师姑!”

    她激动地站起来,迎上去:“怎么感觉平时从没看到过你啊。”

    “我锻造之术境界暂时已经够了,平日都在回雪峰练别的法门。”梅展雪向宁瑶介绍一旁的青衣女子:“这位是柳青,你可以喊她柳师姐。”

    女子高挑纤细、如一枝春风中柔韧的杨柳,向宁瑶伸手:“柳青。”

    原来这就是爹爹夸奖的师姐。

    宁瑶脆生生地问:“柳师姐,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你似乎淬剑进程不是很好。”

    柳烟说话很简洁利落:“悬剑山女弟子稀少,本身功法其实也并不适合女子,所以我与展雪研究出别的淬剑法门,而今颇有成效,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还有这种好事?!

    宁瑶打量了四周一圈,确认没人了,偷偷踮脚问:“是不是问到曾曾曾曾曾爷爷那去的淬剑法门啊?”

    “对。”

    柳青颔首:“祖师爷的回信我收到了,投桃报李,我不喜欢欠人恩情。”

    “好啊!”

    送上门的功法,还是爹爹盖章过很有潜力的。

    宁瑶觉得:不学白不学嘛!

章节目录

团宠剑灵热爱搞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剑斩意中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斩意中人并收藏团宠剑灵热爱搞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