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太妃在那儿,原本姚青珠也并没有打算把韩槐怎么样,宫里未曾再追究,且这事的根源也并不是韩槐,而是陆允宁与姚眠雪。

    但韩槐实在太过嚣张放肆,犯了错却仿佛含冤一般。

    姚青珠素来待底下的婢子奴仆们很好,特别是丝萝几个,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也轮不到韩槐说要把她们卖去勾栏,便是说说也不行。

    韩槐见姚青珠走过来,更是斜了眼看她。

    “你对我阿姊倒是情深义重,难道就不怕宫里追究下来,连累广平王府和韩家?”姚青珠亦是冷冷地看着他,“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因此受牵连,失宠于陆允宁和太妃,甚至令宫里不快?”

    韩槐道:“愿赌服输,你又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也不算赌输了。你大可以直接把我交出去,然后气死我姨母,再令允宁蒙羞,你又能得到什么好?”

    说着哈哈大笑起来,极是有恃无恐。

    陆允宁没有直接办了他,而是把他送给姚青珠,就是已经放他一马了。

    姚青珠压下心中怒火,却道:“太妃身子也不好,这次的事算了,你以后莫要再这样,否则太妃知道了心里也不好过。”

    “哟,好个装模作样的贤惠王妃,这就要放过我了?”韩槐果然变本加厉挑衅道,“说得冠冕堂皇,不就是拿我没办法吗?你真担心姨妈的身体,就应该自己吃了闷亏,而不是去允宁面前撒娇扮痴,非要他给你出这口气,这事是我一人做的,你也死心吧,别想再借机害了眠雪,记住她可是你的亲姐姐。”

    韩槐送过来时连手脚都没被捆住,此时见姚青珠一点法子都没有,更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一边走一边还道:“管好你自己的事,别总想着管别人,我轮不到你来管!哈哈!”

    姚青珠冷眼看着他出去,一双手掐得越来越紧,修剪圆润的指甲都嵌到了肉里去。

    丝萝已经气得哭了出来。

    “他既这般嚣张不敬,便告诉了太妃去!”

    姚青珠给丝萝倒了茶水亲自喂她喝下,才说:“告诉太妃又如何?太妃能把他怎么样?他是太妃的亲外甥,最后不过糊弄过去,他连皮毛都伤不了。”

    “那就告诉王爷去!”

    提及陆允宁,姚青珠竟是差点笑出来。

    他有用就不会把韩槐甩过来了,她也不会被韩槐侮辱。

    她早就不相信陆允宁了。

    指望他,不如自己动手。

    姚青珠坐下,指尖轻轻敲了两下桌案,眸色一深,道:“幽兰,你去查一查,韩槐是不是经常出没于赌坊或者勾栏?”

    ***

    一入夏,姚青珠在外求学的弟弟姚叡便自南边一带回来,原是入京采买书籍,便顺道回家看看。

    姚叡十岁上便离家去了南方的万贤书院念书,自那以后便很少回家,一年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其余时间都在书院潜心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想在日后考取功名,光耀安远侯府的门楣。

    上辈子姚叡听说姚青珠久病不愈,便时常为她求医问药,有时寻些方子托人带回来,但姚青珠的病因未解,知道真相的人包括大夫们在内都瞒着她,即便姚叡能找到再好的名医,也无济于事。

    当时姚叡打听到一位名医的行踪,便不惜扔下功课亲自前往拜访,希望能把那位名医请去京城替姚青珠诊治,却在路上遇到劫道的,不幸惨死于匪徒刀下,竟是走在姚青珠之前。

    消息传来,林氏悲痛万分,姚叡的妻儿成日啼哭不止,姚青珠的病亦是更重了几分,老的老,弱的弱,小的小,病的病。

    如今算来,姚叡这条命也是要算在陆允宁和姚眠雪头上的。

    进了安远侯府,林氏身边的人引了姚青珠去林氏那里,林氏和姚叡已经在等着她了。

    姚叡今年十四,眼下还正是一个刚长成的少年,身姿如翠竹一般挺拔清瘦,容貌英俊,还没等姚青珠过来便上前迎她,拉住她往林氏身边走。

    想起上辈子这个弟弟为了自己而死,姚青珠眼眶一红,忍住没掉下泪来。

    林氏却看到她神色的落寞,以为她是这段日子不如意,便忧心问道:“怎么了?受委屈了?”

    姚青珠连忙摇摇头,笑道:“谁敢给我委屈受,只是许久没见到叡儿,这才有些感伤。”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林氏终究还是不能放心,姚青珠嫁给陆允宁才没多久,就生出这许多事情来,姚眠雪的事情是一笔说不清的账,另还有前几日和仪公主在府上出事,虽未传扬出去,但林氏不可能不知,最后也没听说有什么结果,左不过是姚青珠没管好王府。

    姚叡机敏,早便听母亲说了姐姐的处境,这时已接过姚青珠的话茬道:“姐姐不必难过,我这不就回来了?万事都有我在,母亲和姐姐都不要担心什么。”

    “你只顾好你自己读书的事,等以后长大了,安远侯府的事自有你去操心的。”姚青珠嗔怪着摸了摸姚叡的头,正想继续叮嘱他平日要小心自己安危,却见姚石遣了个婆子过来。

    这婆子有些面熟,姚青珠回忆了片刻,记起来仿佛是钱姨娘院子里的。

    婆子道:“侯爷这几日身子不适,就不过来见王妃了,免得过了病气给王妃,他让王妃自便,这是自己家中,只和夫人还有公子一处叙些家常便是。”

    姚青珠一听便知,姚石哪是什么生病,分明是对她有了芥蒂,不愿意见她,这才百般推脱。大抵是极为不满她没替姚眠雪争取来一个侧妃的名分,又认定了是她大肆去传播谣言,使姚石的颜面尽失,从此在京中都抬不起头来。

    不过姚青珠一点也不忧心父亲与自己生分,但凡姚石对她还有一点父女之情,上辈子就不会在已经得知陆允宁和姚眠雪在一起的情况下,还对她有所隐瞒,甚至他很有可能知道或者猜出姚青珠的病是陆允宁害的,他却什么都没有说,最后眼睁睁看着姚青珠死去,林氏儿女双亡。

    或许姚石喜爱姚眠雪多过于她,也或许是姚石明白她已经不成气候,姚眠雪有陆允宁的宠爱还有子嗣,王妃之位给她才能对安远侯府更有益,何必为了姚青珠而去得罪陆允宁,巴不得姚青珠赶紧一命呜呼。

    今日不同往日,但姚青珠的所作所为却惹得姚石对她更为厌烦,姚青珠却不在乎,这一世只要她和姚叡都没事,姚石对于这个家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既然姚石如此狠心,日后若有机会,一并拔除就是了。

    林氏闻言却还道:“侯爷身子不舒服?那一会儿用午膳,我让人送些吃食过去。”

    “不用了,”婆子脸上的笑得更灿烂,“侯爷在钱姨娘那里,姨娘自然能照顾妥帖,夫人就不用忧心了。”

    林氏一愣,面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但姚叡和姚青珠眼下都在这里,她又一向是个宽和的性子,便不好再对这婆子发作什么,倒让人说一把年纪了争风吃醋,便挥了手让她下去。

    姚青珠眼风一扫,道:“慢着,先留下,我看这嬷嬷面善,有些话要问。”

    婆子脸上的笑僵住,背脊开始缩起来,低下头又小心翼翼抬眼看了看姚青珠,不做声了。

    “嬷嬷口齿倒伶俐,从前在哪里做活?我母亲这里倒没你这样机灵的人,个个都不得用的。”姚青珠道。

    这下婆子便一头雾水,根本摸不准姚青珠是什么意思了,她原先仗着是姚石派来的人,确实是有些不恭敬的,本以为姚青珠大概是要训她几句,也并不敢把她如何,但又听姚青珠话里的意思,似是在讨要她?

    这婆子也不是个傻的,钱姨娘那里的都是人精,马上便想到姚青珠怎么可能是要讨要她,定然是把她要过来再磋磨她。

    前次姚眠雪出事,广平王府的太妃动了怒火,落了姚石好大的脸面,回来后便只能让林氏做主整顿侯府,牵连者众,姚眠雪身边的人几乎都被发卖出去了,钱姨娘那里也动了几个,但最后钱姨娘还是求了姚石,保了一些下来,这个婆子就是其中一个。

    婆子顿时警醒起来,马上肃然道:“奴婢是钱姨娘那里的人,一直伺候着姨娘的日常起居,怎比得上夫人这里的下人好呢?”

    “你是个不错的,”姚青珠点点头,愈发赞赏,又叹道,“当时阿姊身边要是有你这样的人劝着,也不会闹到如今这般田地。”

    婆子听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冷汗已经湿了里衫,早知便让别人来跑这趟,又如何方才这么多话,林氏说什么,她应什么便是。

    这让她应“是”好,还是应“不是”好?眼下要装死不说话,那也已经晚了。

    婆子僵着脸赔笑道:“奴婢不是大姑娘的人,不清楚大姑娘那里的事,也不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姚青珠瞬间变了脸色,重重地往桌上一拍,婆子立时跪下,连林氏和姚叡也不明所以。

    “我道钱姨娘何时那么不懂事理了,我母亲要给父亲送饭食,你却出口就拦着,”姚青珠冷笑,“不过同你说几句话,你却这也不知那也不知,这样把无知当本事的下人,侯府要来何用?没得还带累了姨娘的名声!”

    “珠儿,她后来也算恭敬了,毕竟是你父亲打发过来回话的人,想必有几分体面,算了罢,让她回去以后不准再来便是,否则你父亲那里……”林氏劝道。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让绿茶男二上位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恰日明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恰日明之并收藏重生后我让绿茶男二上位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