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又一次的被予以这样复杂又模棱两可的心意,饶是君懿卿尽力的忽略不计,现在也不能再视若无睹,装作无事发生了:

    他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总爱这么对别人?

    思绪万千纠结着一点一点紧紧绞着她的理智,感性与理性僵持对峙,互不退让,喉咙里的干涩有些不太支持她发声,动摇徘徊半晌,最终也还是欲说还休,君懿卿干脆欠身告辞,不再停留了。

    而哪吒看着那飘飘扬扬的衣摆在眼前消失,慢慢收敛了脸上若无其事的笑容,叫人轻而易举的就能从那双清冽锐利的眼里看出一股纠结又复杂的情绪来。

    “……李三儿。”黄天化木着脸转过身正对着他,语气困惑到了极点“你跟师妹到底谁疯了?”

    “……你疯了。”哪吒翻他个白眼反驳一句,闻言黄天化便凉凉的呵了一声:“我看你才是疯的那个,又发现什么了这么不对劲?”

    哪吒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偏过头盯着早已没了人影的空地,轻蹙起眉目光深沉,“没事……想起了些事情而已,我等会要去趟师父那里,你呢?”

    “我直接回府了,你慢慢跟太乙老师打听吧。”挂着看穿一切的微笑,黄天化悠悠拍了拍他的肩头,“要是真在前世就认识了,今生还能遇见就是缘分未尽,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你可别犯糊涂啊。”

    “……”哪吒拧着眉不说话,但脸上那明晃晃的诧异几乎快要凝成笔墨。见此,黄天化露出了得意的笑,“毕竟咱们当了三千多年的兄弟了,你不也一样能读我心吗?”

    “小师妹让你搞得心神不宁的,你们两个要是能快点把那个结给解开,咱们三代弟子里可是又多了一桩好事!”

    难掩欣喜的这么催促着哪吒,黄天化乐颠颠的拍拍他的后背,无声予以其鼓励后便也离开了,留下哪吒一个人在这昏暗的小巷子里站着。

    少年立在光与暗之间,只要向外踏出一步就能得见明亮的天光,一如他的过往那般,只要他做出决定,就能水落石出。

    晦涩的情绪波动在心间翻涌着,哪吒一时间被这弯弯绕绕的儿女情长给绕的满头发昏,他自然看出来了君懿卿那呼之欲出的疑问,但是姑娘家胆小,终究不敢问出这句会让现有的一切全都破碎的话语。

    他察觉到了君懿卿身上外泄的魂魄之力,那是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魂魄气息,纵然他的魂魄在三千年前那个陈塘关的雨夜就已经散去,但他其实很早就被太乙真人提醒过,自己还拥有一缕属于他人的魂魄,就存在在他的灵珠本源里——

    而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他,才刚刚自鸿蒙轮回莲中苏醒过来:

    “前尘往事,难以追溯,不过你若当真愿意回想,自然能有所回忆——”太乙真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浮现的神情凝重又遗憾,而那时的哪吒不解其中意义,做出了潇洒而果决的回答:

    “既是前尘往事,那便由它过去就是,徒儿知晓人贵在当下,定不会为往事所困。”

    “……”

    听到这个答案的太乙真人并不意外,幽幽叹道:“你赤子之心一片,本就不是会因往事而觉困扰之人,这是好事,于你益处甚多,对于这前世之事……便顺其自然罢,你早晚会明白的。”

    哪吒当初不懂,现在才明白太乙真人为什么会对他说这些话,并且还说的那么的笃定:

    其实他的师父早就知道自己未来会有这一天,哪吒早晚会有重逢前世故人之时,也会有因此而愿意追究那随着风飘远被时间埋在深谷底的前世的时候。

    “……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大抵永远也不会去追溯往事。”

    轻飘飘的声音从开合的唇齿中缓慢的吐出,随着落下的尾音飘飘摇摇的坠地,然后又被狡黠的从缝隙而来的风给吹远,直至说话的人也觉得自己方才的声音是场幻觉。

    他真的觉得前世不重要,因为过去的事毕竟都过去了,再悔恨也无法改变什么,如果因为过去而沉沦,从而导致耽搁了眼下可以弥补的机会,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前去青华长乐界寻了太乙真人。踏着风火轮慢慢落下,哪吒驻足在东天门前,他现在站着的位置就能够看得见妙严宫那映彻天幕的紫雾霞光,一直随侍太乙真人的金霞童子眼尖,出宫时一眼便望见了这位师兄:

    “师兄,今日何故造访?”

    “劳师弟通报师父一声。”哪吒正色望着眼前的宫殿,一字一顿的认真道:“弟子李哪吒,求师父告知前世过往。”

    ——————

    太初界

    浩渺的天穹如同离开时一般天朗气清,蔼蔼霞光伴随着浓厚的祥云簇拥在座座飞檐反宇的宫殿旁,侍立守卫的神将们目不斜视。而数座拔地而起的宫殿里,众星捧月般拥围在最中心的,便是这太初界之主——鸿蒙老祖的居所。

    无相宫中,正殿座上的男人一袭紫袍,虽然称呼为老祖,但面容年轻也英俊,眼色沉静如海,浑身有一股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沉稳,他望着台阶下神色严肃到凌厉的女儿,淡然的刮了刮茶沫:

    “你想要问什么?”

    “他是不是醒了?”

    茶盏轻微的碰撞声响起,鸿蒙老祖对上了君懿卿那双冰冷未消的眼眸,父女二人皆是一双凤眼,面容也有七八分相似,站在一处一眼便看得出来是一家人。不过鸿蒙老祖是历经雕琢打磨后沉淀下来的暗芒深藏,含威不露,而君懿卿却是满身年少意气的放肆张扬,仿若出鞘利刃。

    僵硬的气氛弥漫开来,鸿蒙老祖收回了视线回答道:“是,他醒了。”

    一语惊破君懿卿心中所有的防线,自她记事起到现在的所有怪异事件在她脑中一桩一件的慢慢浮现,被他人捏在掌中逃不出控制的感受越发真切,却没能唤起她的畏惧:

    “我就知道——”冷笑声伴随着恨之入骨的话音落下,君懿卿用力攥紧了拳,骨节处用力到泛着明显的青色,她朝上座的男人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做的准备吗?”

    而面对女儿的质问,鸿蒙老祖的反应不咸不淡:“六界之事无需你操心,我身为维系平衡之人,自然会负责这些事。”

    “你的任务……”

    “我的任务只是做到杀了他。”

    君懿卿接上了男人未完的话,方才暴涨的怒气一瞬间平息了下去,语气也变得淡淡的,她作为瞩目至极的破局希望,自知晓了身世后,听的最多的话就是那句:‘你的使命是灭杀圣人心魔’

    所以说起来其实很悲催,君懿卿自懵懵懂懂降生之时,知晓她真实身份的人就在期盼着她做到那千年来不曾有人成功的事,自那时起她就入局了。

    一时间,君懿卿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天外天那大门紧闭的承玄宫,被选中的天骄种们失败后都会去到那里,直至有下一任鸿蒙血脉失败身死后来接替她的位置,宫中人才会再入轮回。

    其实都是被改变了原本命运轨迹的可怜人罢了……

    这么想着,君懿卿低垂着头轻轻眨了几下眼,将眼眸里厚重的暗淡尽数扫去,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一言未发的退出了无相宫。

    大门关闭后隔绝了门外流入的空气,殿内静谧安宁的香气都被冲淡了些许,随着茶盏轻轻磕在桌案上的细小动静,男人终于将按捺下的叹息吐出口。

    此时自偏殿中缓缓步出一道清冷的白影,仿若山巅亿万年不化的积雪般冷的让人胆寒,衣料上的银色暗纹随着他的动作流泻出细碎的光,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与云青一模一样的脸来:

    “见过老祖,妖王来信,请您过目。”

    冷淡如冰的嗓音听不出一丝起伏,云深将袖中的信纸拿出递上,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君懿卿离去的方向,“太女殿下来过了。”

    疑问的话语让他平淡的陈述了出来,鸿蒙老祖展开简短的信纸放在眼下,微微颔首回答:“嗯,也是为此事来的。”

    闻言云深便会意,不做多余表示,只是回答道:“玄殊已然跟过去了,老祖放心。”

    习惯了他一贯简洁明了的说话方式,鸿蒙老祖微微点头算做回应。于是云深便侧过身立在殿旁,移过的目光一直望着隔断了外界景色的大门。以他的能力,甚少有事物能够阻挡他的视线,所以现在落入他眼底的场景,就是两道并肩走的玄黑身影:

    玄殊早就追上了快步走远的君懿卿,作为自她降生就守护她在旁的人,玄殊很清楚她现在低着头不说话是因为什么——无非是那烦人的心魔。

    而君懿卿也没认为自己的小心思可以瞒得住玄殊,面前的人是她接触时间最长也最亲近的人,如果说云青是凭本事拉进他们之间关系的朋友,那么玄殊就是那个看着她长大的哥哥,于是面对这位哥哥,君懿卿终于开口问出了那个纠缠她已久的问题:

    “如果我输了怎么办?”

    身旁与她并肩同行的男子神色依旧如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她轻笑着问道:“太女还记不记得你曾经问我的那个问题?”

    “你说‘像我这么厉害的人,一直守护在毫无成就的你身边,会不会觉得很委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玄殊把手放在了她的头顶,语气轻缓柔和,“我一直知道太女是一个很厉害很坚韧的孩子,从来都知道,无论是我还是老祖,大家都这么认为,所以守在你的身边并没有什么可委屈的,能看着你成长,我很高兴。”

    春风拂面一般的温暖随着他的话一直吹进心底,吹得君懿卿没出息的红了眼眶,玄殊有意无视了她的异样,接着道:“太初界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后盾,但我们不希望它变成你的负担,虽然它可能已经作为负担存在了很久很久——”

    玄殊清俊的面容上浮现出歉意的笑,琥珀色的眼瞳里盛着暖融融的光,他看着身旁已然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女,不禁出口轻声问道:“太女,作为老祖的女儿,生来就承担着沉重的责任,你恨过吗?”

    君懿卿沉默了一下,敛去眼眶里浅淡的红抬起头回望着玄殊反问道:“如果说不恨,你会认为它是假话的吧?”

    被她问的一噎,玄殊苦笑着点了点头,见此,君懿卿却露出清浅的笑意来,“但我就是不恨啊……”

    她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几近是以气声在说话,但其中的真挚没有一分作假,君懿卿的的确确如她所言,从未恨过,她一直明白这是她的责任,不该推卸给别人,也不该撒手不管。

    “我现在不怕输了,谢谢你,玄殊哥哥,我不会让他赢的。”

章节目录

【哪吒BG】三千年后的那名新玉虚三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千笔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笔误并收藏【哪吒BG】三千年后的那名新玉虚三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