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苏特视觉

    那天,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警惕了起来,因为没有人会拜访我们暗杀小队的基地,也就是这栋偏僻老旧的宅子,就连送外卖的,都会因为生怕拿不到酬劳而唠叨几句,或是担心送错地址会试探着开口询问,而这次来人却是一声不吭地敲门,不紧不慢地叩了三下。令人想起了两年前,因为打探老板消息的两名队友被老板用那种残忍无比的手段处决,之后使得本就不受老板信任的大家日子过得更加艰难,犹如被套上枷锁躲在暗处苦苦挣扎的老鼠一样。

    ——您好,我是来应聘钟点工厨子的。

    外面传来的声音将大家从冰冷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来人是个娇小的亚裔女生。

    尤莉,她的名字。

    她的笑容真诚且毫无防备,她对我说,你的眼睛就像黑夜的红宝石一样好看。

    奉承我的女人,她是第二个,第一个已经死了。

    我出生于西西里一个普通的家庭,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因为眼睛颜色异常的原因,大家都说是被我诅咒了,只有表哥没理会这些闲言碎语收留了我,生活并不富裕但很幸福简单。可在我十四岁那年,表哥的孩子遭遇车祸去世,对方是个酒驾惯犯,还拿出一笔钱让我们别追究了,表哥必然不愿意,可对方依旧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而是随便关了几天就被释放,还派人将表哥打成重伤,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毁了。我不甘心,于是隐忍了四年后暗杀了那个司机,为了逃避追捕,十八岁的我加入了hei帮。

    起初靠着一些拳脚功夫在组织里混日子,三年后觉醒了一种叫替身的能力,对于暗杀任务已经轻车熟路的我来说简直如虎添翼。我杀过不少人,只要是老板的命令,该杀的不该杀的,从不失手。

    有一次暗杀对象是一名议员的女儿,毫无疑问那名议员已经被杀了,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要连他的女儿也杀掉。豪华的庭院内,小姑娘想必在她父亲的死伤心,不过我正要动手时不知为何她突然感到了异样,周围没有人,于是我干脆不再隐身。对方似乎猜到了我的意图,于是开口求饶,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不停向我示好。她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就连说出来那些夸人的话都格外动听,她控诉着那个议员父亲的诸多不作为以显示她自己有多么清流。她双手掩面低声哭泣,说自己胆小柔弱不敢忤逆家人,什么都做不到。

    呵,原来如此,不满意又不做出改变,什么都不敢去尝试的废物。最后在我的嘲讽和冷笑中,她绝望跳楼了。

    好了,回忆结束,所以我不喜欢奉承,虚伪也好真心也好。

    呵,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尤莉的夸奖并没有令我有情绪起伏。我只是有些意外竟然有人愿意来这里当钟点工厨子。

    普罗修特放出替身的时候,她完全没注意到,反而夸了他时髦。这个女人,应该只是个普通人,除非她心理素质极好,连我也骗过了。

    她的手艺很好,人也很机灵,最重要的是,便宜。

    可就算如此,她问我要报酬的时候我还是愣住了,普罗修特和贝西在搞什么,这么点钱还要拖欠吗…

    钱结清后我以为不会再有往来了。可那天路过旅馆,我听到有人说起她的名字,就顺势过去看看。我知道这不是我该管的闲事,虽然我经常提醒小队所有人要冷静,当然我在绝大部分时候也很冷静,却还是鬼使神差地进了旅馆。

    那些追击她的人都是替身使者,动手并非我本意,我不会为了一个只认识两三天的女人出手,只是他们用潜入她房间时,刚好打到了隐身的我。

    出乎意料地,她竟然是替身使者,如果当时在旅馆她选择立刻逃跑,就能安全离开这里,我想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了。我认为逃跑是最明智的选择,可她却拉着我的手发动能力,我们躲过了追查。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除了惊讶和警惕之外,还有另一种东西在苏醒,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悸动,即便我清楚地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是我大意了,没有立刻掐掉这点零星火苗,使得自己被这种悸动侵蚀得愈演愈烈。

    我将她带了回去,不断告诉自己,只是看中她的替身能力罢了。可是她变小后在我口袋和手心里,还有在拥挤的游艇上紧挨着我,那种微妙的感觉告诉我,火苗已经来不及了掐掉了,我想靠近她,维护她,拥抱她。

    除了迪亚波罗外,还有个麻烦的敌人史密斯,看到她被注射毒药的一瞬,我决定找机会杀了那个史密斯,而看到她毒发痛苦坚忍的样子时,我更是冲动地直接采取了行动。虽然我经常提醒小队所有人要冷静,当然我在绝大部分时候也很冷静,但很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上一次她在海边被迪亚波罗打断手的时候,乔鲁诺治好了她,这一次我也想做点什么。

    至于那个叫乔鲁诺的,区区一个新人小鬼,总是对她献殷勤,但我不得不承认他很出色,果然,最后他用自己的觉悟和行动打倒了老板。

    一切都结束了,作为在此滞留的旅客,她应该是迫不及待想回去的。

    有那么一瞬,我想过和她一起回故乡西西里生活,但我知道那不现实,所以我把这个愿望藏在了心里。一旦加入hei帮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何况从她的神情就能看出,她不会愿意留在这里。

    本以为不会再见,不料几个月后她又出现了,我几次去学校看她,她喜欢在图书馆看书,喜欢在校园安静的角落吃自己做的食物。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抱住她。

    “嗯,我也很高兴。”她很配合地回抱了一下。

    她一定以为这只是普通的问候,可她并不知道我从来不会这样和人打招呼。

    还有,关于加丘去学校找她这件事我事先并不知情,加丘那个家伙,被我罚了刷一个月的碗。

    我说,我是个亡命之徒。

    她说,你有庞大的组织和不菲的薪酬,还有出生入死的伙伴和宽敞舒适的庭院。

    我说,我十四岁那年就辍学了。

    她说,你的人生足够跌宕起伏。

    我说,我的眼睛是个不祥的诅咒。

    她说,你的眼睛像黑夜的红宝石一样好看。

    然后,我向她表露心迹了,不出意外地被拒绝了。

    我说过,自己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可我为她冲动了不止一次,虽然结果很遗憾,但我不后悔。

    ————————————

    其他人的视觉:

    霍尔马吉欧:

    队长喜欢那个女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可我问他喜欢对方哪里时,队长说,因为她漂亮。

    我愣是没整明白,你要说她头脑好手艺好身手好,但凡你说她学习好我都认了。

    你非要说一个干巴巴的小丫头漂亮,好吧…确实还算可爱吧,但是要知道,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至少我们其他人都是这么觉得。

    可能这就是爱吧…

    加丘:

    真搞不懂队长为什么会栽在那个表子手里,虽然她揍我的时候确实很有魄力,我都认可她成为队长的女人了,可她居然还看不上??真不识好歹。队长也真是优柔寡断,就该把人直接上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梅洛尼:

    我支持加丘,对了,事后喊我一声,如果能把她的血弄到手就完美了。

    伊鲁索:

    要知道虽然西西里的男人传统内敛又专一,但仅仅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首先要有鲜花……

    普罗修特:

    呵,你说的是上次扎破她手的玫瑰吗,从暴发户庄园里偷采的那种吗,还是说路边的野花。

    贝西:嘘,大,大哥…少说两句,队长回来了。

章节目录

[JOJO]滞留异乡后备受瞩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枝废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枝废柴并收藏[JOJO]滞留异乡后备受瞩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