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夭夭走了,许宣心里忽然生出一丝丝的刺痛和不安来,断断续续。既然来了…就带着两个孩子去看望许姣容,因为休妻那一场风波,小妖们同他并不如从前那般亲近,他今日带着孩子们过去才知姐姐病重…

    “姐姐还以为…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烛火暗暗,许姣容一个人躺在床上,原本红润的面庞消瘦苍白,一双眼陷了下去露出深深的眼窝,浑身瘦得只剩下个骨架,衣服勉强用骨头撑着,看到许宣来了,奋力爬起来支撑在床头,眼泪突突往外冒,自从临安大水后,许宣就不见了踪影…圣上下旨褒奖,也找不到他人,于是就派人象征性的把这李府翻修了下,不过…人都不在了,留个房子有什么用呢?

    是他的命格害了这么多人,许宣进屋后看到家里多出来的牌位,一时之间物是人非,他怪不了上苍,只能责怪自己,上前替许姣容把过脉…五脏积水…大限已至,他为何总是会来晚一步…看着许姣容平淡的脸色,几乎是哽咽着说,“姐姐…”

    “真好…咱们许家有后了…只是安乐和他爹走了…我知道我也快要死了。”天灾人祸无可避免,这都是命…许姣容伸手抚摸着襁褓中的两个孩儿,软软的绵绵的,两个健壮的蓬勃的生命…终于笑了出来。

    若他来早几天…不,只要来早一天,姐姐也不会病重难治,他从医一辈子,到头来发现他谁都救不了!“姐姐,我对不住你们…许宣有愧…”

    “不怪你…这些年你对我们一家的照顾,我和你姐夫虽然不说,打心里是感念你的,莫要再自责了…姐姐下去和你姐夫,和安乐团聚,对我来说是一件高兴事。”许姣容看到他如今孤苦一人,撒手之前还是不放心。

    “夭夭…夭夭是个好姑娘,当初你娶她过门,我们什么礼数都没有。没有八抬大轿,也没有三茶六礼…是我们怠慢了她。你把她找回来,好好道个歉,我知道你的脾气,就算自己错了也死犟着不肯低头,我知道她心里有你,把她哄回来,把她哄回来,风风光光地办一次婚礼,还让她做你的娘子罢…”许姣容最后看了眼丢丢和简简,最后心平气和地去了…

    “姐姐!姐姐…”姐姐走了,这世上血脉相连的亲人又少了一位,许宣守在榻前跪了一夜,也哭了一夜,孩子们还在许姣容怀里睡得沉,丝毫不知人世聚散,姐姐终有一日会离开他,却没想到来得这样快…

    把她哄回来,还让她做你的娘子罢…每每想起这句,许宣都忍不住想哭。

    许宣守在灵前,齐霄伤好了些就过来探望,看他浑身缟素,披麻戴孝,眼睛红肿,就知道他一个觉都没睡,忍不住上前劝慰,“生死轮回本就是寻常,你看开些吧,这次临安多亏了你,伤亡才不多…你…节哀顺变罢。”

    “你不明白…”

    “我也时常想起凡间的元一师父,懂你的难受。小青让我赶去骊山了,谢谢你为她指了一条前路…”

    许宣略直直身子,他伤势未愈白帝怎会允他出来?“你来看我,不单单只是来看看吧?”

    齐霄的脸顿时皱成了麻花,泄气道,“别提了,天兵久不作战十分懈怠,思长的兵马被斩荒突袭,思诺又派天兵增援,谁知道由此分散了兵力,两万天兵尽数…尽数牺牲,他们二人如今还跪在九奚山门外谢罪,天帝并未责怪。”

    当时枉重千金诺,苦无俗物败佳思。本以为是娘子在怨怪他,许宣越想越发觉不对来,诺…思…这是一句藏尾诗!

    内奸就是思诺!

    齐霄见他一下子从蒲团上弹起来,还以为他疯魔了,“我知道你恨极了斩荒,我也是啊。青帝要我带你回九奚山商议对策。”

    “思长和思诺现在依旧跪在山门前,不曾见过师父吗?”既然思诺是内奸,那有些事万万不能再让他们兄弟插手。

    “自然。就知道你会给他们求情,如今五帝都在气头上,你还是别提此事了。”思长还有愧疚,思诺身上一股戾气,凌楚也懒得和他们两个打交道。

    “非也…”眼下还没有证据,思诺为什么要叛离九重天…斩荒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

    九奚山

    斩荒此举彻底激怒了天帝,天帝欲除之而后快。眼前这群人中最了解妖族的,只有许宣一人。故假借青帝之名召他回天。“我一次次忍让,让他得到想要的一切,谁知他贪心不足,竟还在打我这张椅子的主意!”

    这一次没有用朕,而是以我自称,许宣察觉到,天帝也慌了。

    “之前白帝进言,说你与白夭夭曾是夫妻,大战中恐会偏袒妖族,所以天帝才让他们两兄弟去了…许宣,你与白夭夭夫妻一场,妖族的事你可知晓一二?”青帝见他一身白衣,头上还绑着孝带,许姣容的死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自己是他今后长辈里唯一的亲人,如今他披麻戴孝…他也是个孩子…

    许宣身在孝中,跪下向天帝和青帝行了大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天帝曾说过,悔意远比情思来得重,如今对这句话是否有新的体会?”

    是他这个师父,千年来对他太冷漠了些,从不关心他的冷暖,从不关心吃穿,只关心他的学业,只关心他三界第一人这个称号…才把徒弟越推越远…师徒离心。青帝搀他起身坐下,跪久了,寒气侵体,还如何对抗妖族?

    “你这是在怨我?难道不是你自己给不了你娘子心安么?你们不是夫妻一体,坚硬如铁,不是说不能被任何人分开?那休书,是我逼你写的,还是青帝逼你写的?”

    ……

    “许宣,不光是为了九重天,你难道不想和你娘子早日团聚么?今日你若献计,我将兵权尽数交予你。”天帝似笑非笑,用最无关痛痒的话逼许宣做最无退路的事情。他身为三界之主,就算到了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求人的道理。

    许宣目光渐渐深邃,放在膝上的手紧攥成拳,冷笑道,“我们夫妻,天帝用的可真是顺手,名为好言相劝,实则步步紧逼。”

    “夫民者,为君者有之;为臣者,助君理之。”

    “就算不是为了九重天,也要为你的一双孩儿着想,因为你的冲动,已经丢了娘子,难道连孩子你也不顾了吗?”青帝拍拍他后背,权势,哪里是许宣区区小仙能够撼动的?

    “妖族并非仙族,集权于九重天,而是由三大部落组成:木族、兽族和灵族。虽然几千年来小妖们各立山头,但部落间十分团结,各族族长威望很高,甚至有很大的话语权和司法权。木族性平实,崇尚和平,兽族好战,灵族大部分皈依九重天,修炼仙法。逆云便是兽族部落的族长。”

    “这也是斩荒头疼之处,妖族此次作战都是各打各的,从不互相帮助,这一点从三族分别踞守的南、北、东三角可见一斑,思长遇袭,思诺的军马经过山的东头并未受太大的打击。只要先攻击他们防守最弱的地方,随后各个击破,便能取胜。”

    而在山水风华,白夭夭与潇湘也在谈论此事,“不是还有万象令吗…那东西发作起来好能折腾。”

    潇湘一笑而过,“你与许宣被迫分开,心中从未忘记过彼此,小妖们也是一样,如果妖族上下难归一心,妖族必败。”

章节目录

[天乩]重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奚山下凡渡劫的仙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奚山下凡渡劫的仙女并收藏[天乩]重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