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雍国大将军的纪长风自然的把回去想到了回雍国去,难不成黎国公主初瑶已经看出了他的身份?

    怕日后遭来灾祸所以现在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他放她一马,原来高高在上的初瑶公主也有低声下气求人的时候。

    如果初瑶知道纪长风心里是这么想她的话,她绝对二话不说立马转身离开。

    但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不仅不知道,初瑶还怕秦越日后回去对她展开报复,所以此时还得努了力的讨好这个名为侍卫,实为卧底的敌国将军纪长风。

    在初瑶心里,这个纪长风和她在21世纪看过的几大渣男可以并列第一,妈的,人家在你性命垂危时救了你,你隐藏身份回去后接受皇帝的任命攻打她的国家,让她灭了国!

    堂堂一国公主就此沦为你的贴身侍妾,只有这个名头才能让她活下去,你叫初瑶怎么能不恨?

    所以虽然初瑶此刻低声下气,泫然欲滴,心里想的却是到时候该怎么弄死他?就算是老板那也掩盖不了他是个渣男的事实!

    毒杀吗?还是投河?还是让纪长风也尝一尝女主所经受过的苦难,一把大火葬送了他?

    而纪长风眼看初瑶不说话了,只顾着牵着他的衣摆,脸上泫然欲泣,便想当然的以为公主定是知道他的身份了,现在这幅姿态便是做给他看,求他日后在雍国大军进攻黎国的时候高抬贵手,放她一命。

    他不知道这位黎国公主是怎么想出来的,脑子有问题吗?身为公主却向他一个敌国大将军祈求,难道不会失了面子?

    不过,此刻纪长风无暇想这么多,原因是初瑶已经半天没说话了,为了让初瑶停止她这奇怪的动作。

    纪长风想了又想最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道:“嗯,好吧,万一真有那天到来,公主你就放心逃吧!”

    纪长风的原意是,初瑶你放心逃吧,我不会追,但是在初瑶公主耳朵里听来,这就是秦越不仅要开除她,还要追杀她,追杀到天涯海角!

    初瑶万分不可置信的看向纪长风,跳开然后说道:“何至于此?”

    她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

    纪长风:“???”

    他又做错了什么,还不待纪长风解释,初瑶就跳开一步摇摇头叹道:“果然是吸血长大的资本家啊!”

    纪长风:“???”

    资本家他听不懂,吸血长大的他到是听懂了,纪长风刚想反驳,自己并不如外面传说里的茹毛饮血,杀人成瘾。

    初瑶就率先退开一步:“算了算了,只盼你到时候能放我一马,其他的就听天由命了。”

    随后,初瑶就回屋了,其他话纪长风没听懂,唯独这句放她一马的话纪长风听懂了。

    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心里暗暗的想到,放心吧,公主,期望不要有那么一天!

    身为黎国大将军,其实他并不恋战,只是从小家传的武艺与思想让他忠于保护国家,保护家人。

    其实,初星初月三兄弟中,他不是没羡慕过谁,他不羡慕独揽大权,身为太子,马上就要即位的初阳,也不羡慕最小的儿子,饱受黎国国王和王后的宠爱,他羡慕的恰恰是这其中外人看来最懒散无事,闲云野鹤的初月。

    初月上有兄长替他顶天立地,下有初星替他分去了绝大部分父王母后的在意,所以,身为老二的他,虽然可能没有初阳初星他们受宠。

    但纪长风却觉得他是最幸福的一个,他的幸福不在于权利金钱这些世俗中,他的幸福恰巧在他可以全力的做自己。

    想喝酒便去喝酒,想作诗便去作诗,偶尔想去打个马,踏春游,便有仆人牵好马在门外等着了。

    而他只需要两步,出门,上马,便可开始他逍遥自在的日子,但是初星,初瑶及初阳这些人都不能够。

    特定的身份给他们的存在赋予了特定的意义,所以,三个兄弟中,老大初阳和初星都习武,唯独初月,对武艺一窍不通,相比那些刀枪棍棒,他更喜欢闲云野鹤罢了。

    这就是身为老二的特权,所以其实,相比初阳和初星,其实纪长风最羡慕的是初月。

    初瑶回到房间后心情却是一点也提不起来,眼看外界的战事愈发吃紧,她也害怕黎国国王和王后有一天会把自己送出去,那一刻,她说不定毫无还手之力。

    面对最亲近人的剥削,往往我们都是选择妥协的,可是初瑶不想就这样屈服于命运。

    她不要被当成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去平息这场战事,她是个人,也理当有自己的人生!

    初瑶想通后,将纪长风送给她的两件东西都翻出来放在台面上,一个是那次他以为她走失给她买的蓝色香囊,一次是这次骑马比赛中夺魁赢到的凤钗!

    看着手里的这两件东西,再联想到了纪长风现在对她百求百应的样子,初瑶渐渐抛下心中疑虑,逐渐变的坚定起来。

    如果没有人,那嫁他也是可以的,初瑶对自己说道,至少,至少,他在身为常风的期间不敢忤逆她的命令。

    她是初瑶公主,而他只是一个被公主拯救的贴身侍卫,侍卫应当永远效忠公主!

    初瑶坐在凳子上想了一会儿,渐渐下定了决心,只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事没做。

    那就是她还没有确认纪长风真的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

    次日早上,感念寺所在的山上下了一场小雨,整座山都被茫茫烟雨笼罩,阴雨绵绵,更添江南烟雨色。

    青山,绿竹,溪流像被神仙圣人拿着那大画笔一样封进了那茫茫画卷,天上的云似有所感而来,一片又一片,风起云动。

    山间的万事万物好像都新增添了一抹绿色,湿润清新的空气涌入鼻腔再进入肺腔,让人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天然氧吧一样。

    一辆装饰华美的皇家马车行走在山道上,初瑶坐在车厢中假寐,绿翘递给她剥好了皮的葡萄。

    常风坐在外头赶车,今日,初瑶不知从何而来的兴致,想去拜佛,而这黎宫附近最有名的寺庙便是这感念寺了。

    感念寺在黎宫外数十里,不入皇城,却是所有达官贵人最爱去的地儿,因为它灵验。

    据传,在感念寺,只要你心诚,要什么求什么,那所许的愿望基本上都能实现。

    初瑶兴许是听了感念寺灵验的名头这才想要前往,不过她还是不理解,一向对神佛不感兴趣的公主怎么突然想去拜佛了。

    绿翘把葡萄送入初瑶嘴里道:“公主,怎的突然想到感念寺拜佛了?”

    假寐的初瑶睁开眼睛,绿翘对上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瑟缩一下,那双眼睛里无悲无喜,更多的是看透一切的释然,让绿翘也忍不住低下头。

    初瑶掀开车帘看外面的濛濛细雨,看着前行的马车不由的想到了什么,放下了车帘,笑着对绿翘道:“到感念寺来自然是求姻缘的。”

    绿翘跟着初瑶的时间最长,因此听到她这番话忍不住惊讶道:“姻缘?公主你要求姻缘,可是有了中意的人?”

    绿翘万分紧张,初瑶却摇了摇头:“自是没有,才求月老给我一个好姻缘。”

    初瑶虽没说完,但绿翘不愧是她的贴身丫头,就算她说了一半,绿翘也听懂了。

    公主这哪是求姻缘呢,这是求生路,外界战争形势如此严峻,各国都有公主和亲的消息传来,黎国虽然不谙世事,但难保他们不会将公主交出去。

    毕竟,在国家大义面前,一个小女子的生路算得了什么?

    就算是公主也如此。

    马车行了半个时辰,终于停在了感念寺的山门外,感念寺立于深山之间,古朴幽静,初瑶在侍女绿翘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看着这眼前相似的场景,到让她恍惚觉得到了山茶花妖红绫的世界,一开始,红绫也是在这样的的寺庙中长大的,她还记得那座寺庙叫灵泉寺,眼前好像又浮现了背着八方剑的意气风发的黑衣少年的背影。

    当时她一心下山报恩,面对住持的劝说执迷不悟,最终惨死于那人的剑下。

    对了,说起那人,也都是一个人罢了,初瑶的目光在纪长风身上转了一圈,原来都是一个人。

    上辈子他杀她,这辈子报应就来了,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呢。

    红绫没再看纪长风,由绿翘扶着进了感念寺,因是大雨,感念寺又离黎宫较远,故而此刻之中大殿中除了她并没有其他的香客。

    初瑶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眼虔心祷告着:希望菩萨能赐我一段如意郎君,初瑶在此谢过了。

    而后她诚心的朝佛像拜了三拜。

    待初瑶起身后,小沙弥手上捧着签筒走上前来问道:“施主可要抽签?”

    初瑶盯了签筒半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了,谢谢小师傅。”

    而后,她在侍女绿翘的陪伴下游览了大半个感念寺,待觉着差不多的时候,初瑶起身往庙门走去,那里纪长风正守在马车旁虔诚的等着。

    初瑶微微一笑,被绿翘扶进了马车坐着,其实她从来不信满天神佛,信的只是那个人罢了。

    初瑶在马车内端坐好,心道,纪长风,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外头传来了纪长风的声音:“公主要是坐好了,我就启程了。”

    初瑶淡淡的嗯了一声:“走吧。”

    烟雨蒙蒙中,精致华美的马车很快的就消失在了寺门口,渐渐的就连车尾也看不见。

章节目录

穿进虐文系统后我和上司谈恋爱了(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漫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呢并收藏穿进虐文系统后我和上司谈恋爱了(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