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路上这般吵吵嚷嚷,脚程倒也不慢。

    这一日按照约定的日子到了开封,也不进城,径自去了城南的扁鹊庙。

    那扁鹊庙在开封城南二十里外的荒野中,废弃已久,并无香火。

    先前水初跟莫红尘去琼光岛的时候,曾在庙里歇了一阵,知道此庙无甚人烟,故而将王雕约在此处。

    但两人到了扁鹊庙外,却远远听到庙里传来高声大气的说话声和嘻嘻哈哈的笑闹声,隐隐还有酒肉的香味飘过来。

    水初眉头一皱,暗忖:“难道那王雕倒戈,把正道中人领到了这里?”又想自己与王雕并无交情,却轻易约他见面,此举好不莽撞,万一他想向正道邀功,将自己出卖了,岂不糟糕?正暗自后悔,忽听庙里有人大声道:“俺又吃完一条了,哈哈!”

    就听一个脆生生的女声道:“我已经吃完三条了!”

    这两个声音水初都有几分熟悉,男的是岭南双龙中的甲大龙,女的似乎是晋关关。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水初觉得奇怪,不过也放了心,这岭南双龙和晋关关应当不会是正道派来的。

    一见庙里情景,水初吃了一惊。

    只见破败的大堂里,铺了一面丈余见方的碎花地毯,两名丑汉和一名身穿火红衣裙的少女坐在地毯上,三人手里都抱着一条肥圆油腻的猪腿,正“吭哧吭哧”啃得起劲。

    三人身后都放了一个大箩筐,筐里装着数不清的整条整条的猪腿,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筐子旁边则整齐地码着已被啃光了皮肉的骨头。

    一股肥腻腻的肉香,弥漫整个庙舍,闻着油腻恶心。

    谢长离虽看不见,光闻味道,已皱起了眉头。

    黑毛兽双眼登时射出贪婪的光,“吼”的一声大叫,埋头就往一只箩筐里钻去。

    水初急忙拉住它,叫道:“不能吃!不能乱吃!”用了好大的劲,才将黑毛兽制住。

    岭南双龙和晋关关好像全然没看见有人进了庙,连那形貌怪异的黑毛兽也不看一眼,只是对着手中猪腿疯狂啃咬,生怕稍一分神就落了后似的。

    水初见庙中并无王雕的人影,等了片刻,问甲大龙:“甲前辈,你们怎么在这里……”

    不待她说完,甲大龙已经叱道:“莫打扰俺!”

    他说了这句,又向水初看了一眼,点头道:“俺师父说的就是你?师父叫俺们告诉你,他晚些时候到。”

    他口中正含了一大块肉,话又说得急,不小心噎了一下,登时疯狂咳起嗽来,呛得两眼直翻白。

    甲小龙见状,指着甲大龙放声大笑:“哥哥不成了,哈哈哈哈,哥哥要输了!”

    甲大龙面现怒色,咳嗽道:“你、你还是管……咳咳……管好……咳咳咳咳……管你、你自己……咳咳咳咳……”

    这时晋关关啃完了一条猪腿,右手将骨头扔在身后的箩筐旁,左手已同时从箩筐里抓出了另一条猪腿,又“吭哧吭哧”地啃起来。

    油水顺着她的手流到了她袖子上、衣襟上,浸得她火红的衣裳成了水红色。

    水初瞧得眼都直了,诧道:“你们这是在干嘛?”

    晋关关抬起了一张油汁乱流的脸蛋,笑哈哈道:“我们在比吃呢,看谁吃的又多又快!哇,你长得好美啊!”

    水初笑道:“你也长得很美。”

    晋关关认真地想了想,摇头道:“远远没有你美。我听岭南双龙说了你的事,甲大龙说有个叫陈湳的人为你叛出了火龙帮,我还不信,现在见到了你,我就信了。你这么漂亮,我要是陈湳,也愿意为你叛出师门!”

    水初拿不准她这话是贬是褒,但她的话里透着一股天真烂漫的真诚,让人没法讨厌,反倒还挺喜欢。

    晋关关转目见了谢长离,惊喜地道:“谢师兄,你也来啦!你先坐坐,等我打败了这两个傻蛋,再跟你叙话。”

    她边说边打量水初和谢长离,啧啧称赞:“哇,你们两人都长得好好看啊,就像一对金童玉女!你俩站在我眼前,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谢长离皱眉道:“你吃了多少?我辛辛苦苦治好你的伤,你可别撑出内伤来。”

    晋关关笑道:“就算撑出内伤来也要撑下去,只要我赢了,这两个傻蛋就要拜我为师哩。”

    水初知道岭南双龙拜师成癖,闻言倒不奇怪,只是见晋关关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竟吃下了那么多猪腿,着实罕见。

    猪腿这等油腻之物,寻常人若吃得两条,不被撑坏,也先被腻坏了。晋关关吃了三条,正在吃第四条,竟还面不改色,谈笑自若,实在令人变色。

    忽见甲大龙身子往后一仰,“砰”地摔在地毯上,手中一条未啃完的猪腿滚出老远。

    他大口喘气,一张丑脸红得发黑,似乎连面上胡须也是红的。甲小龙大惊道:“哥哥,你怎么啦?”

    甲大龙□□道:“俺、俺想吐……俺认输了!”

    晋关关哈哈大笑:“好,好!你才吃了两只半,再撑也是输路一条,还不如早认输的好。”

    甲大龙抱着肚子□□道:“俺大龙愿、愿拜晋姑娘为师。”

    甲小龙斜眼看着他,鄙夷道:“哥哥,你好没出息!”

    “放屁!”甲大龙怒道,“你可知道晏子?”

    “燕子?”甲小龙莫名其妙,“知道啊,这跟燕子有什么干系?”

    “自然大有关系!晏子可说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通变者为英豪,汝为江湖中人,本应通权四字者,何不问知其为愚也?[1]他骂的就是你!晏子作为一代贤人,都要变通行事,甲大龙为何不行?”

    甲小龙只听懂了开头一句和最后一句,中间那一大段完全摸不着头脑,龇牙道:“燕子骂我?骂你这个疯汉还差不多!”

    水初早就对甲大龙的爱甩古文有所领教,笑道:“甲前辈真是一个活书囊,晚辈虽然听不懂,可实在是佩服!”

    晋关关笑道:“大龙很乖,本姑娘收下你了。”她说话时手中一条猪腿已啃食完毕,立即又从箩筐中抓了一条出来。

    水初瞠目结舌:“你还吃啊!”

    晋关关笑道:“当然呀,我已夸了口在先,若不吃下去,岂非叫徒弟们不服。”

    不一会,甲小龙也露出了过饱欲呕的痛苦神气,他捏着一条未啃完的猪腿,讪讪地看着晋关关一眼。

    晋关关见了,大笑道:“你也吃不下了对吧?你们输了!人证物证俱在,可别想赖账啊,哈哈哈哈!你们拜不拜我为师?要是你们反悔,那我就要昭告天下,‘岭南双龙’从此更名‘岭南双龟’,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哦。”

    甲大龙冲甲小龙怒道:“你还不快拜她为师?俺大龙可是言而有信的好汉,你要反悔,就改你的名,改作‘岭南一龟’,可别把俺拉下水。”

    甲小龙嚷道:“你才是岭南一龟!”他面露难色,“晋姑娘,要俺小龙拜你为师,也不是不行。但是俺已经有一个师父了,再拜一个,只怕那个师父不乐意……”

    晋关关道:“这个好说!把你们原先那个师父叫来,我跟他理论。”

    这时忽听庙外有人大声道:“谁要跟我理论?”

    水初听声音,知道是王雕到了,听脚步声是他独自一人来的,暗想他没有出卖自己,松了口气。

    王雕跨进庙来,依旧是斗笠黑巾,不露面孔,背上负着一柄大刀,瞧来威风凛凛。

    岭南双龙连忙起身行礼,恭恭敬敬道:“师父!”

    王雕冲他们点点头,又跟水初和谢长离打了招呼,最后向庙内环扫一眼,似乎在思忖那些猪腿是怎么回事。

    晋关关问他:“你就是岭南双龙的师父吗?你的徒弟和我打赌比吃,要是我吃得又多又快,他们就要拜我为师。现下我赢了,他们因为拜你在先,不好改投我的门下,正发愁呢,你来得正好!”

    王雕冲岭南双龙道:“你们想叛出师门了吗?”

    两人齐声道:“不想!”

    王雕冷冷道:“那还废话什么。”

    岭南双龙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

    王雕不再理他们,径自向水初道:“水姑娘,久等了。你要打听的事,我已经打听好了,但是我说出来,你可别失望。”

    水初身子一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湳哥哥他、他……”心中惊骇,不敢说出那个猜测。

    王雕忙道:“他还活着。”

    “当日在青州城外黄草坡,那个陈湳被贺廷英打昏了,但他倒是命大,听说是被石浪石大侠的女弟子范嵘救走了。”

    “我便去了清水峰石家,想找范嵘姑娘打听陈湳的的下落,但那时范姑娘已经离开清水峰,回哀牢山老家了。”

    “我问了石大侠,他说没人知道范姑娘把陈湳藏到了何处。”

    “我怕误了此次约定,便没去哀牢山,所以除了陈湳没死之外,我再无别的情况可告知你。”

    水初长舒了口气道:“只要他还活着就好了!只要他活着,不管在哪里,我总会找到他的。是范嵘救了湳哥哥?”

    突然心头起了一个疑问,“王大侠可知范嵘为什么会离开清水峰?范峥没与她一起么?”

    王雕道:“听范峥说,范姑娘不愿意再在石家呆下去,便回自己家了。”

    水初皱眉道:“她不愿意在石家呆下去?怎么回事?”

    王雕啧啧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本来别人的私事,我没有半点兴趣,但想到姑娘家都喜欢探听别人的私事,就帮你多问了几句。”

    “听范峥的意思,好像是石无恙责怪范嵘爱自作主张,说了她一顿重话,范姑娘受不了,就回家了。”

    水初心想:“这事恐怕跟嵘妹妹救我和大霉有关。石无恙不愿娶嵘妹妹为妻,便故意挑她的错,这回逮到这样的好借口,自然要趁机气走嵘妹妹了。其实,嵘妹妹面容虽毁,心地却是极好的,石无恙根本配不上她。她不仅救了我和大霉,还救了湳哥哥,将来我一定要好生报答她。”

    想到这里,她向王雕深深一揖,诚恳地道:“王大侠,多谢你!”

    王雕抱拳道:“不必客气。拜你灵丹所赐,我中的毒已尽数除去,该向你道谢。我师姐给你下的毒,消解了吗?”

    水初笑道:“早已解了,我的功力已恢复如常了。”

    王雕道:“那就好。若无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晋关关听他说要走,忙道:“喂,你不能走,事情还没完呢。岭南双龙要拜我为师,你同不同意?”

    王雕哼道:“那等没有节操的徒弟,你爱收就收去吧,无须啰嗦。”

    岭南双龙听了,都去拉他的袖子,齐声道:“师父,你可不能抛弃俺们两个呀!”

    王雕不耐地挥挥手:“你们先跟那个女人说好,打发了她,再来找我。”

    晋关关不快道:“你叫王雕是不是?你叫岭南双龙打发我,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他们拜我为师,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我问你一句,是出于礼貌,而不是跟你商量,不管你同不同意,结果都不会变的!”

    王雕冷笑了一声。

    晋关关怒道:“我好好跟你说话,你就这样从鼻子里哼气?你是看不起我吗?”

章节目录

剑挽山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七品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品雪并收藏剑挽山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