朣朦回去时,其他人正在一间会客室里“开小会”。

    “你们来了,玩游戏吗?”许曙扬了扬手上的纸牌。

    “嗯?什么游戏?”归辞安走过去,拽了把椅子坐下,“阿言,过来。”

    “哦。”归言安走到哥哥身边,心神不宁地东张西望了一番,“安迹安遇呢?”

    【哎呀,一回来就问人女孩子在哪儿呀】

    【言宝怎么这么不开心啊】

    【辞安言安你们还小,妈妈不允许你们现在给我找儿媳妇】

    【哈哈哈我是朣朦的妈妈粉,但是不影响我爬墙磕CP】

    “回房间交作业了,等会儿就下来了。”孙倩怡看着朣朦,觉得他们心情好像不是很明媚,她估计是那通电话的原因,便没有多问,只接着道,“刚才你们不在,葛导说今天晚上随便我们玩,只要后天能再上个表演。”

    “不把我们当人看。”许曙一听到这个就满脸的不高兴,“我回去就去找我经纪人抗议,我下次坚决不来了。”

    “下一期还是要来的,只能下一季不来了。”颜沉舟拿了几瓶水放到众人面前,“左丘和舒淳他们今天还有事,不能跟我们一起玩了。”

    “那就是加上安迹安遇也就七个人……”许曙把纸牌又塞回盒子里,“她们学校作业是不是很多?”

    “不多啊。”刚回来的安遇顺势坐过来,拧开水喝了几口,“主要是我叔叔觉得我们成绩达不到他的要求,给我们额外布置的作业多。”安遇满不在乎地继续道:“也不能说多,就是麻烦。”

    “咳咳。”消失了有一阵的葛征又突然出现,“看来你们挺想放松的嘛,既然要玩游戏,怎么能不给节目组点福利呢?”

    “所以,葛导,你的想法?”安迹面无表情。

    “真心话大冒险——牌都准备好了。”

    众人无奈妥协。

    第一轮;

    指针晃晃悠悠地停在了颜沉舟面前。

    “真心话。”颜沉舟毫不在意地抽出一张牌扔在桌上。

    “说出自己已单身多久。”许曙念出牌上的内容,语气逐渐好奇。

    “???”颜沉舟短暂地楞了一下,继而装作一副从容的模样算了一遍,“二十二年十个月二十三天。”

    【???呜呜呜,妈妈我失恋了】

    【二十三岁的颜沉舟竟然只单身二十二年!!!还精确到了天!】

    【完了完了,我是不是要塌房了】

    【球球满足孩子的好奇吧,让我知道嫂子是谁再失恋】

    “欸?沉舟,我记得你今年不是二十三吗?”孙倩怡眼中八卦味十足,“你还精确到了天。”

    “咳。倩怡姐,这是另外的问题了。”颜沉舟捂着脸。

    “满足一下姐的好奇心吧。”孙倩怡似有似无地瞥了眼旁边的摄像机。

    “可以当成真实生日和登记日期有出入。”颜沉舟了然,手一摊,面带无奈。

    第二轮;

    晚上接了电话回来后就没什么兴致,一心粘着哥哥的归言安中枪。

    “真心话。”他说着就伸手抽了张牌,“请说出你被别人误会最深的事?”

    “有点无聊欸。”归言安有些兴致缺缺,拉着椅子挨着哥哥,抬头思索着,“昂,可能就是被圈里其他人以为我和我哥是骨科吧。哦,是我们家族的那个圈子。”

    “噗——”许曙急忙拿着纸擦衣服,面部表情有一丝龟裂,“不是,你俩?骨科?是不是富家子弟都比较闲啊?”

    【我麻了……】

    【这是可以说的吗!】

    【说真的,我也怀疑,兄弟之间太粘糊】

    【豪门真的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吗】

    “啊?还好吧。”归言安抱着归辞安的胳膊,无所谓道,“反正他们家里的产业他们也基本是说不上话的。他们再怎么传,也动不了我们在家的地位。不过这也没什么啊,我就当他们是羡慕嫉妒咯。”

    “可是如果不顾伦理的话,你们的确有点像。”安遇眼中带着淡淡的揶揄,“你们给人的感觉就是感情太好了,好到不像是兄弟。”

    “有年龄差的小兄弟都没你们关系好,更别提还是你们这么大的同龄兄弟。”孙倩怡无奈笑着,“也怨不得他们那般造谣了。放我身边我也怀疑。”

    “我阿姊也是这么说的。总说我太惯着阿言了。”归辞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归言安,笑了笑,“不过我就这一个亲弟弟,不惯他惯谁?”

    【你看看,你们这像兄弟吗】

    【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老哥,抬腿就是一脚……】

    【要我我也羡慕嫉妒啊】

    第三轮;

    抽中了自游戏开始后存在感低下的安迹。

    安迹愣了一下便道:“我选大冒险?”

    “确定吗?万一抽到什么要社死的……”

    “真心话。”安迹立马改口,并且抽取纸牌。

    “请说出最近得过什么病?”颜沉舟笑道,“看起来挺简单的,安迹手气不错嘛。”

    “啊?我运气不好。”安迹把牌放到一边,手托着下巴,“病?PTSD算吗?”

    【???!!!我这么乖的女鹅竟然……她还若无其事!!】

    【又在炒人设了?】

    【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

    【真的看不出来啊…】

    “啪嗒”

    “抱歉抱歉,手滑了。”孙倩怡急忙弯下腰捡起水瓶,然后看着安迹略显迷茫的表情,却少有的有些不知所措,“那什么,安迹,你认真的?”

    孙倩怡OS:公司是给我安排了些什么新人啊!有PTSD的小姑娘能放到这一滩浑水的娱乐圈吗?!公司什么时候能当当人啊!

    “安迹。”归辞安声音暗哑,眼神晦涩,“你真的很会掩饰。”

    你有,证明安遇也有。可是你们的PTSD像是没有表症。

    归言安松开哥哥的胳膊,嘴里还含着糖,他不可置信般地看向安迹安遇,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他想说,你们为什么也有?鬼迭真的能照顾好你们吗?当你们的记忆恢复不再有缺失时,PTSD会加重吗?车祸造成的应激反应是最常见的,可是……鬼迭明明答应过我们了啊,他不是说会让你们无病无灾的吗?

    可他什么都不能说,他已经没有立场了…

    “还好。”安迹托腮望着天花板,“逃避嘛,和你一样。”

    “你…”归辞安愣怔着。

    “嘘。”安迹倚在沙发上,手上剥着巧克力,“你弟弟今天有点明显,你还好。”

    【我是错过了什么吗?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什么一样?什么明显?】

    两人离得近,再加上其他人目前处于惊讶需消化阶段,无暇注意“当事人”,自然也就没注意太多。

章节目录

星海寻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黎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景并收藏星海寻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