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老实话,现在世界上理智可真难得跟爱情碰头——莎士比亚

    英格兰边境之地。

    一个男人小心翼翼地潜入,在踏入英格兰国土的那一刹那,他仿佛松了一口气。

    只要踏入了英格兰,他就安全了。

    这是美狄丝给他的承诺。

    虽然作为曾经的恋人,他们相处时间只要两年,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相信的人,除了好兄弟柯姆之外就只有美狄丝瑞德了。

    很快偷偷潜入的男人被一束强光照射,他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心里警铃大作。

    “亚瑟先生。”

    牛津英语的发音忍不住让一个正统的美国人头皮发麻。

    亚瑟缓缓拿下遮住光的手,慢慢看清站在光影下一个窈窕的身影。

    “福尔摩斯夫人让我来接您。”那个窈窕的身影缓缓地走来,是一个穿着西装套裙的黑发女郎。

    “福尔摩斯夫人?”

    这对亚瑟的来说是一个全新且陌生的称呼。

    “美狄丝瑞德就是福尔摩斯夫人。”黑发女郎解释道,顺便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亚瑟先生可以叫我安西娅。”

    亚瑟记得电话里美狄丝告诉他,她有丈夫。

    亚瑟看着安西娅帮他打开车门轻轻道了一声谢:“她可真不像嫁人就改姓的家伙。”

    她自然是指美狄丝。

    安西娅感叹,夫人的这位前男友对她果然十分了解,美狄丝确实没有更改姓氏。

    这也难怪先生会派她来接亚瑟先生。

    毕竟情敌也是敌人。

    像福尔摩斯先生这样控制欲极强的家伙,怎么会容忍情敌在自己的身边晃悠。

    安西娅默默地给亚瑟先生点个蜡。

    这位是真的勇士啊。

    安西娅不动声色地收起看烈士的目光优雅地坐进车子里。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去见美蒂吗?”

    轻而易举地说出夫人的昵称,安西娅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应该佩服这位亚瑟先生的勇气。

    “带您去见福尔摩斯先生,亚瑟先生。”安西娅官方回答绝不透露更多消息,免得惹那位先生不高兴殃及池鱼可就不划算,她安安静静地看戏就好。

    英国人难道都是神秘主义者?

    在打探多次无果后,亚瑟忍不住地想。

    美蒂怎么会嫁给一个英国人,最讨厌英国人了。

    亚瑟没有接触过福尔摩斯这个形式,只是偶尔听说英国有一个有名的侦探姓福尔摩斯,但他在几天前就陨落了。

    可看这样子,美狄丝不像是做了寡妇。

    幸好助理小姐安西娅不知道亚瑟现在在想什么,不然她绝对会对亚瑟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希望他一路走好。

    英国边陲都中心伦敦还需要一日的时间。

    这段时间新出炉的福尔摩斯夫妇各干各的事情。

    麦考夫福尔摩斯结婚的事情已经在政圈不胫而走。

    所有人都嘲笑麦考夫被美色所迷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期待着这个掌控MI5的男人落马的那一天。

    麦考夫不予理会,他在结婚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英女王,并且强调了美狄丝瑞德现在是英国国籍。

    女王当然有听到流言,她不相信麦考夫被美色所迷这个说法,听完麦考夫的解释和美狄丝的国籍更改之后,女王沉默了半晌。

    “你知道,我的老朋友。我的丈夫也是一个外国人。”英女王神色淡然,“他也为我放弃了他的国籍。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得明白一件事。”

    麦考夫蓝色眼睛里折射出冰冷的碎光:“英格兰高于一切。”

    英女王点头,语重心长:“我对你一向很放心。”

    “和一个美国女人结婚,这么做太愚蠢了。麦考夫。”斯矛伍德夫人的话打断了麦考夫的回忆。

    麦考夫端着川宁茶漫不经心:“愚蠢,我可不这么认为,夫人。恕我直言,我夫人曾经是美国坚不可摧的堡垒,现在她属于英国。”

    “如果美英起冲突呢?你知道美英之间有多少暗流涌动。”斯矛伍德夫人觉得麦考夫福尔摩斯简直昏头了,让一个美国女人做情人就够出格的了,居然还娶了她。

    虽然麦考夫年近四十,但保养得当而且位高权重,只要他愿意不知道有多少年轻貌美的姑娘愿意前仆后继地做他的情人。

    有多少人会为了一些好处把女儿或者妹妹送上福尔摩斯的床。

    但现在…

    福尔摩斯娶了一个美国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名的美国女人。

    这简直又是一个温莎公爵。

    麦考夫无需多解释什么,比起不着边际的揣测和恶意的中伤,实打实的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这些人这辈子都没找到过灵魂伴侣,自然不懂他和美狄丝的感情。

    他们不会为了感情而放弃原则。

    美狄丝本就不是什么极端爱国分子,什么为祖国牺牲色相潜伏在英国政客身边的戏码,这群金鱼脑补就够了。

    麦考夫自然也明白那群等着看好戏的人,但他们似乎不明白,至今为止英国还没有人能够代替福尔摩斯的位置。

    而且流水的首相,铁打的政客。

    只要手里有牌,偶尔的示弱倒也无伤大雅。

    见麦考夫冥顽不灵,斯矛伍德夫人也没多说什么,她的失望显而易见。

    她真想见见那个把麦考夫迷得七荤八素的美国女人,就连一向冷漠无情著称的麦考夫福尔摩斯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难道是希腊妖女海伦吗?

    “哦,你在这儿。”

    说曹操,曹操到。

    一个轻柔地声音响起。

    斯矛伍德夫人回头,看见金棕色头发身形高挑的年轻女郎站在门边微笑地看着他们。

    她有一双温柔多情的棕色眼睛,不想蓝色哪样让人惊艳,也不想绿色那样漂亮妩媚,是一双温柔且多情的眼睛。

    她的年纪很年轻,大概只有三十岁上下,皮肤白皙且细腻,五官比例很好,而且她长得像法兰西玫瑰阿佳妮。

    斯矛伍德夫人看到麦考夫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微笑,不同于之前礼貌且疏远的礼节性笑容,现在笑容多了几分真情实感。

    就像是开春融化的初雪一般。

    “美蒂,我给你介绍一下。”麦考夫挑眉,“这位是我的同事,斯矛伍德夫人。”

    美狄丝十分有礼貌地问好,她乖巧地就像是依附丈夫的菟丝花,如果不是斯矛伍德夫人对她早有耳闻可能真的会被这个女人糊弄过去。

    “很少有女人立足政坛。不过英国陛下都是女人这也不奇怪了。毕竟你们也出过女首相。”美狄丝轻笑看着自己的丈夫。

    麦考夫放下川宁茶:“你说得是撒切尔夫人。”

    “她执政期间我还在剑桥读书。没打过交道。”

    “我见过她一次。”麦考夫回忆起了什么,“非常傲慢。”

    “撒切尔?”

    “当然。”麦考夫微微颔首。

    美狄丝有些诧异地看着麦考夫:“你也会觉得别人傲慢?”

    “你也觉得不可思议?”麦考夫挑眉,“你可以问问斯矛伍德夫人。”

    斯矛伍德夫人微微点头:“撒切尔夫人十分强势。”

    她看着福尔摩斯夫妻之间那种难以言说的默契,又想起与自己貌合神离的丈夫,突然有点理解麦考夫这种不理智的做法。

    她很快就告辞了,毕竟和麦考夫的工作都谈完了,作为同事对他婚事上的提醒也提醒过了。

    走之前她又打量了美狄丝一眼。

    这个能打动I的女人,果然是有与福尔摩斯比肩的资本的。

    等斯矛伍德夫人离开,美狄丝皱眉:“她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麦考夫知道美狄丝对公布婚姻这件事情颇有微词,他安抚着妻子的情绪:“斯矛伍德夫人全是金鱼里比较聪明的一只,但总还保留着金鱼的特性。”

    “你指的是爱八卦?”

    “不,是自以为是。”麦考夫倒了一杯红酒给美狄丝,“亲爱的,我以为你会习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不仅没有自知之明而且十分喜欢自以为是。”

    “oh,她这么好心来提醒你,你还不领情。”美狄丝抿了一口红酒,红酒沾染上她的红唇,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几分难以言说的光泽。

    麦考夫眼神一暗,他慢慢凑近美狄丝揽过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手指抹去她唇上的酒液:“我领这份情干嘛?”

    美狄丝头一偏,离他的手远一点:“啧,看来你得伤不少好意提醒人的心啊。麦考夫。”

    “不过是各怀鬼胎想看我下马罢了。”麦考夫微微一哂,手指依旧放在美狄丝温暖的唇上摩挲,“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不会就来看看斯矛伍德夫人长什么样?”

    美狄丝翻了一个白眼,她又向后退了一步,离麦考夫的手远一点:“亚瑟到伦敦了。”

    从妻子的嘴里听到旧情人的名字,果然让麦考夫觉得很不爽,他的手放过了美狄丝的嘴唇,将她整个人搂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根处亲吻了起来。

    美狄丝连忙推他,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样下去八成要出事。

    “你继续说。”麦考夫的手滑进她的衣服里,微带凉意的手掌和温热的肌肤接触,惹得美狄丝浑身颤栗。

    “你这让我怎么说?这里可是你的办公室。”美狄丝有些紧张。

    就算她是美国女人,但还没尝试过办公室Play。

    她还算是个正经的美国女人。

    “如果你担心隔音效果不好,亲爱的。”不太正经的英国男人好心地提醒她,“你可以不出声。”

章节目录

[综英美]女主她精神分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沫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沫挽并收藏[综英美]女主她精神分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