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听意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空正下着小雨,她拿出书包里的雨伞,撑开,鞋子踏进雨地里。

    她坐公交去荣姨店里帮忙,只不过在公交到经过站停下的时,上来一个温听意很熟悉的人。

    岑慈明明跟她不熟,但她总是会故作熟络地来给温听意打招呼。比如现在,她自然而然地坐在温听意身边的空位置上,红唇咧起,道:“好巧啊温听意。”

    温听意不得不对她点头。

    岑慈抱着双臂,像是无意间提起这个话题似的:“程珂欣去找你了吗?”

    “没有。”

    “你倒是挺镇定啊。”岑慈笑声中好像带了些讽刺,“也是,你也算是跟程珂欣正面刚的女生了。”

    温听意无奈地说:“我希望我们两个人谁也别来招惹谁。”

    岑慈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她伸出一根食指在脸前摇了摇:“那怎么可能,程珂欣可是睚眦必报的。”

    温听意觉得自己跟岑慈聊不下去了。

    岑慈见温听意沉默,自己也便不再与她搭话。

    温听意正想着晚上回去刷哪套题的时候,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有人发来消息。温听意低头查看,不自觉地扬起了笑脸。

    纪知衡:【班长,假期作业都是什么?】

    暑假都过了一半了,这人才想起来写作业。

    温听意将存在备忘录里的作业复制了一份发给纪知衡,纪知衡秒回了一个“多谢”。

    温听意思索片刻,打下一句:【不会的题可以来问我。】

    发送。

    岑慈在她身边,将她的小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男朋友?”岑慈猝不及防地问

    温听意听了立刻摇头,道:“不是。”

    岑慈哼笑一声:“那就是喜欢?”

    温听意被她戳中心事,眼神暗淡下来,没有应她。

    温听意在心里默念三遍:和她不熟。

    -

    温听意晚上下班后在奶茶店买了杯柠檬茶,加冰,温热的掌心立刻沁满了凉气。夏夜的风算不上凉爽,温听意还听得见路边树干上有知了的叫声。

    她去公交站牌处看最后一班公交车还有没有。

    “听意?”李黄宇出现在温听意身后,他穿着白色短袖,背着单肩包,打扮的很清爽。

    “黄宇哥。”

    她看见李黄宇身后还跟着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怀里抱着一只猫,温听意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喵喵。

    不会是他女朋友吧。温听意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那女生打招呼。

    还好李黄宇及时介绍道:“这是我妹,初雪。”

    李初雪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你好,我叫李初雪,是他祖宗。”

    李黄宇无奈,拿她没办法。

    “你好,我叫温听意。”

    李初雪觉得温听意这个名字很耳熟,却一瞬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温听意本来就有些社恐,不太会讲话,此刻她跟李黄宇面对面站着,根本不知道说的什么,幸好公交车这时到站,温听意忙道:“黄宇哥,我公交来了,先走了。”

    “好。”李黄宇对她摆了摆手:“回家注意安全。”

    等温听意上了公交车,李初雪才装作漫不经心的地问:“哥,你怎么认识她的?”

    李黄宇道:“一中校门口认识的。”

    这确实是。

    “这样啊。”李初雪抚摸着怀里小猫的毛,“她长得挺好看的嘛。”

    李黄宇心想,这不废话,长得好看又乖,要不怎么让纪知衡这么上心呢。

    李黄宇轻轻拍了一下李初雪的后脑勺,道:“思想纯洁一点啊,走了。”

    李初雪吐了吐舌头。

    -

    温听意次日收拾好东西给荣姨打了声招呼后去了齐舒语家。

    温听意之前去过一次她家,所以知道路。到她家的时候齐舒语正在厨房烤饼干。

    齐舒语手艺不太行,饼干都烤糊了,温听意看不下去了过去帮忙。

    “荣姨之前烤饼干我在旁边看了几遍,应该可以成功。”温听意边说边戴上棉手套,把烤盘送入烤箱里,调好温度,等待饼干出炉。

    齐舒语去冰箱里拿了两罐果汁,一罐扔给温听意。

    “听意,我妈前几天问我有没有想考的大学,我一时间居然想不起来自己想去哪里。唉,就我这成绩,估计也考不到什么好大学了。”齐舒语突然说,她靠着柜台,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

    马上暑假就要过去了,再开学大家都是高三的学生了,文理科生忙着复习刷题考试,艺术生忙着准备艺考,时间赶得仿佛就像榨干的海绵,挤不出一点多余的水分。

    齐舒语的妈妈在齐舒语小学的时候就让她学习舞蹈了,所以她妈妈想让她走艺术,这样也能在高考中有加分项。

    “你呢听意?想去哪里上大学?”

    温听意抿了一口果汁,脑袋里闪过很多重点大学。

    她说:“本地的吧,嘉南大学就挺不错的。”她想离荣姨近一点。

    “啊?你没想过去首都吗?首都大学啊!你这分数我觉得完全可以。”齐舒语惊讶道。

    温听意摇头笑了笑,道:“到时候再说吧。”

    半个小时后饼干烤好,浓郁的牛奶香四溢,蔓延到客厅。温听意把饼干捡到铺了层油纸的盘子里,齐舒语把剩下的放进了罐子里密封。

    “咱们明天去看电影吧,有新电影上映,还是我最喜欢的恐怖片哦。”

    “好。”

    和齐舒语的相处总是很自然很舒服,温听意觉得在都市时期可以结识齐舒语这个朋友,真的是她莫大的幸运了。

    两个女孩正聊着天,温听意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电铃声,她拿出手机一看,表情都变了。

    纪知衡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不断跳跃着。

    齐舒语见温听意看着手机发呆,提醒道:“怎么不接啊?”

    温听意如梦初醒,按下通话键。

    “纪知衡?”

    齐舒语不由得停下了吃饼干的动作,八卦这俩人会讲些什么。

    纪知衡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穿进温听意的耳朵里,好似带了细小电流声,听起来很不真切:“温听意,你不在家吗?”

    “啊?是,我没在家里。”

    温听意纳闷,他怎么知道自己不在家的。

    “行,我知道了。”

    温听意蹙眉。

    “没什么事,我回家发现家里没人,打电话问问你在哪里。”纪知衡补充道。

    温听意捕捉到他话里的重点:“你回来了?”

    “嗯。”

    温听意好像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没什么就先挂了吧,我还有事。”

    温听意道:“嗯,那我先挂了。”

    “好。”

    温听意挂断电话,满脑子都是:纪知衡回家了。

    齐舒语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嘿,发什么呆呢。”

    温听意回神,小幅度地撇开齐舒语的手:“没什么。”

    “怎么接了个纪知衡的电话整个人都变得心不在焉了?”齐舒语笑得意味深长。

    温听意耳廓发烫,生怕被人看出自己的小心思,她咬了口饼干,垂下眉眼,小声反驳:“没有心不在焉,我在想暑假作业还有什么没写。”

    一提到暑假作业齐舒语整个人就蔫了:“我的天,作业还有一半没写!”

    另一边的纪知衡泡好泡面,正用塑料叉子挑着面吃。

    他回来的急,衣服都没带多少,箱子很小,跟回去时拿的箱子尺寸不一样。

    他回到温家,发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寂静的小院子空落落的,只有知了在叫不停,惹人心烦。

    后来纪知衡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给温听意打了电话,问她是不是不在家,得到确切答案后纪知衡才去打工的奶茶店上班。

    他这个暑假一份兼职都没做,净在焉淮家虚度光阴了。

    纪知衡在前台无所事事,刷着手机,听见有人进来才抬起头,看清来的人后他眼神的温度立刻降到冰点。

    楼玟西和那个之前在平安巷堵温听意的女生,两个人结伴进了奶茶店。

    也不知道是不是纪知衡戴着帽子和口罩,她愣是没认出来纪知衡。

    楼玟西穿着小短裙,新做的指甲上嵌着钻,在灯光下闪烁。程珂欣挽着她的手臂,笑得眼线都要飞起来了。

    “两杯多肉葡萄雪顶。”楼玟西说。

    纪知衡默不作声地操作着显示屏。

    “西姐,我看那个温听意她不是在电玩城打工吗,我在那儿有认识的人,弄她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程珂欣声音不大不小,刚小落入纪知衡的耳朵里。

    “我看她这个暑假过得挺滋润的,还跑去嘉南市玩了一圈。”楼玟西虽然没有加着温听意的微信,但她从班级群里找到了她的微信看她的朋友圈。

    温听意那天从嘉南回鹤城后编辑了一条朋友圈,将她在俱乐部的照片发了出去。其实她那天还偷偷拍了纪知衡的背影,但她没有勇气发出去。

    程珂欣神秘地说:“西姐,那这两天我就安排上。”

    “楼玟西。”纪知衡声音冰冷。

    楼玟西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面前的人居然认识她。

    她看着柜台后面穿着一身黑的男生,一双眼睛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看得人心里发怵。抬手,修长的手指勾住耳朵上的口罩带子,慢条斯理地将口罩摘下来。

    纪知衡的的下巴线条紧绷,凌厉的像是一条弦。

    楼玟西和程珂欣不约而同地都往后退了一小步。

    纪知衡的唇没有什么血色,一张一合,警告她:“你最好别动温听意。”

章节目录

知我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抒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抒羡并收藏知我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