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宛偶然发现这边的刺绣手独特,特地的让小娘子给她细细地讲解一番。

    等她听完之后,便愈发好奇。难得遇上手法如此精细的,更何况还有他们独特的民族特色,倒是别具一格。

    若是能把这些推销出去,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担心这里贫穷的问题呢?

    林清宛的心思一动,就开始有些坐不住。

    等到忙完农事时,非得到村上面转一圈,多多地刺探详情。

    她从不是迂腐之人,也未有过在待闺阁的女子不能出来见人。一天的观察下来,她倒是发现这边的服饰图案虽然大同小异,可是上面的花纹倒是引人注意,刺绣的手法跟那小娘子如出一辙。

    林清宛刚好看到一个小孩在一旁玩耍,禁不住细细地打量她身上的衣裳出来,因此还被那小孩子带有防备心地盯着她。

    她见此无奈失笑,距离他们两米处停下,蹲下身去笑着问:“小孩,这身穿着在哪里买的呀?”

    说话时,林清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缓和些,不让自己那么的冷淡,免得把孩子给吓到了。

    那孩童似乎有些懵懂,看起来七八岁的模样,听到林清宛的话竟开始有些郁闷起来。

    他眨了眨眼睛,倒显得有些无辜地开口:“不用买啊,是我娘亲手做的。”

    他的额这话连同带动了身侧的其他的孩童,都笑嘻嘻地回答着林清宛刚刚的那句话。

    “是啊,这些穿着都是娘亲给我们亲手缝制,大姐姐觉得好看吗?”

    “我家里还有还多套呢,每一套颜色都不一样。”

    “大姐姐,你穿的为什么跟我们不一样呢?”

    “……”

    稚语让林清宛心情大好,蹲在那里细细地听他们说的话,没有一丝地不耐烦,倒显得很亲切起来。

    回到家中,已是晌午。

    若不是那几个孩童家中有人过来找,她可能还得被缠着继续聊下去。

    不过她心里大抵已经清楚,这里的村民完全是自给自足,跟外界的交流少之又少。

    既如此,圣上并未注意到此处也是理所应当。不知她上次的禀报是否是正确的选择,万一这里的人选择故步自封,那么她所做的岂不是扰了他们的生活?

    心里面虽在担忧着,可林清宛也明白,现在首要的事情便是带着他们发家致富,而不是在纠结是否被人发现的问题。

    若是一味地故步自封,到了最后遭罪的还不是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

    林清宛自从在那日看了孩童的衣着之后,就赶着去找村长说了这件事。还未到中午时,村内的议事堂聚满了人,来的都是些妇女,身边还带着小孩子,闹腾的很。

    她大概扫了一眼,发现来的人还真是不少。

    村长在安抚着他们的情绪,林清宛则是站在一旁,仔细地观察他们的穿着,发现每人身上的图案都是大同小异,可仔细一看竟能分辨出巨大的区别。

    她倒也没说话,定定的看着他们,等到堂内安静了些,林清宛才淡然开口。

    “今日让大家前来,是想跟大家商量着,把你们的手艺传出去。”林清宛眸色认真,不带有任何开玩笑的口吻。

    因她的一句话,堂内再次热闹了起来,搞得村长都快要镇压不住。

    “手艺?咱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能干啥。”

    “就是,城中的贵族又怎会看得上我们这些粗布。”

    “说白了,就是让人白白糟蹋的。”

    “……”

    七嘴八舌的声音不断地充斥着林清宛的耳畔,她倒也不恼,听得反而是乐得其所。

    她心里深知,这些人所说的话的确是大实话,也并未是妄言。奈何她偏偏就是要把这些人的疑虑一一消除,免得到时候状况频出。

    “诶,怎会不喜欢。”林清宛凑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身侧,仔细地打量起来,“你们这些手艺大多数都是祖传下来,永乐村有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对外面的人来说,见到你们这些衣裳,心中便觉得好奇,我第一次见到时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呢,心中甚是喜欢。”

    她说这话倒是不假,虽然有些夸赞的成分,可拿出去售卖,定然是得到一笔不少的收获。更何况这属于是是纯手工定制,定能吸引大户人家前来。

    “林姑娘,你怎可保证我们缝制的衣物拿出去卖,定会有人收呢?”

    人群中,猛然出现一个突兀的声音,惹得林清宛嗤笑出声。

    “若各位姐姐信得过我,你们可拿出几套,我明日便到京城去,到时候所得到的银两,给你们平分如何?”

    林清宛的一番话,倒是让他们半信半疑。

    翌日清晨。

    林清宛收拾好东西,便策马望着京城的方向走去。她想算好了路程,得赶在城中集市开市前到达,要不然定然得不到好的商铺,更何况她这次主要是去衣裳铺中引荐。等到生意做大起来,那么定会有人来巡源头,那时候就可以利用客栈作为商铺,供养商人进行定制。

    心中早已预谋好这些,到了城中她更是如鱼得水。

    很快找到了几个熟络的掌柜,她刚把手中的衣物拿出来,便引得商铺中刚进来的顾客一阵唏嘘,纷纷凑过来询问价格,甚至开始不断地哄抢。

    奈何林清宛笑而不语,任由着他们仔细地看着那几件衣裳。

    说实话,现在的她还不准备售卖,倒不如摆放在那里,饮料更多的人发现,到时候他们定然又会纷纷上门。

    脑海中不断地蹦出想法,搞得她自己都有些无可厚非起来。

    倒不是她不愿意,实在是觉得若是卖多了则会引起过多的,导致滞销,她得让他们明白物以稀为贵。

    “哎,不用抢,这是我从永乐村中带来的,衣裳上面的刺绣手法是他们代代相传,你们未见过也不觉得奇怪。”

    林清宛话说到一半,便开始打哑谜起来,惹得众人心痒痒。

    “今日带来只是让各位观赏一番,若是想要还得细细问过掌柜。”

    她回过头去,给身后的掌柜使了个眼色。早在刚才,两人就已经商量好了对策,达到了互利共赢。

    很快,在她面前的人全部都跑到了绸缎铺掌柜那处,惹得小厮应接不暇。

    突然,门外走进来一位身着青衫男子,眉清目秀,眉眼间带有些笑意。

    他立在门口处,淡然开口:“是有什么好东西,能否让在下瞧瞧?”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后一心下乡建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喵喵仔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喵仔呀并收藏穿成炮灰后一心下乡建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