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熙瑶找个借口溜了,跟着皇后娘娘来到一处亭子。

    四周有些灌木丛,楚熙瑶就蹲在后面,从枝桠缝隙中,恰好能看见两人身影。

    来者是个比皇后娘娘年长些的男人,看样子大概是她的兄长,如今木家的掌家人木浩然。

    楚熙瑶对这人有些耳闻,听说是个自视甚高,眼高于顶之人。

    她紧紧地盯着二人唇瓣,一张一合的,是在说话。

    她会些唇语,会的不多。

    两人站着说话,身子和脑袋时不时移动,看不见嘴的时候,便束手无策,即便能看见,也会因为说话人张口大小和用语习惯受影响,并不一定每句话都能看懂。

    宫里……娴妃……已经除掉……

    楚熙瑶分心看了眼皇后娘娘的绣鞋,果然是凤凰图案。

    做得很好……继续……

    木浩然转身,去石桌上捏了一块点心吃了,受此影响,她看不全。

    继续什么?究竟继续什么呢?

    看起来,皇后娘娘所作所为,大概是受其兄长木浩然的指使。

    这两人所谋,无非有二。

    一是皇后地位,太子宝座。

    二是木家生息,朝堂权柄。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者密不可分。

    若说恭王爷是狼子野心,对皇位有所威胁,皇子中却极少有比得过太子的,不是尚且年幼,便是天生愚钝。

    仅那有些脑子,文武皆备的,也因出身不好,被太子死死压着。

    就说娴娘娘只有平宁公主一个女儿,也不是威胁啊?

    回去之后,楚熙瑶辗转反侧,想不明白,果然失眠了。

    柳莹莹第二日来找她的时候,看见她眼底乌青,嘲笑道:“咱就是查不出东西,也不能把自己累死吧?快来!我发现点东西。”

    “你瞧。”

    楚熙瑶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人很熟悉,是曾抓他们去大牢的侍卫统领,卫峥。

    他在这里干什么?

    “快去!动作快点!把这里全都给围起来!”

    楚熙瑶将柳莹莹往后拉了拉,以免被人发现。

    二十几个侍卫听令而动,将那边一个殿宇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边是什么地方啊?”

    柳莹莹摸着脑袋,还没搞清楚状况。

    那地方楚熙瑶却熟悉,正是丽妃的绵云殿。

    她心下一紧,丽妃这是犯了什么错,竟值得出动宫中侍卫拿人?

    她下意识就想要靠近,被柳莹莹拉住。

    “熙瑶你怎么了?刚从还拉我呢,自己倒是要往火坑里跳。”

    丽妃和十皇子就在里面,卫峥要对他们怎么样?

    她将昨日看见的一幕和柳莹莹说了,柳莹莹脸色也是不好。

    “如此说来,解决了娴娘娘之后,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丽妃?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以我们的身份地位,是决计插手不了这些事情的,熙瑶,这些都是后宫纷争,你可千万要理智啊。”

    是后宫纷争,可也联系着朝堂的争权夺利。

    现在该怎么办?

    楚熙瑶倍感束手无策,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卫峥领着一群侍卫出来了,他满面愤意,没押人,显然是失手了。

    楚熙瑶心中一松,他们一走,就赶紧进殿去查看。

    主厅里,十皇子元旭哭得撕心裂肺,丽妃正耐着性子哄着,可也是于事无补。

    “娘娘,我看到一群侍卫刚进来了,您和十皇子没事吧?”

    丽妃笑笑。

    “没事,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她还是一样的温柔和煦,若不是啼哭不止的十皇子,常人恐怕还以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

    楚熙瑶帮着哄十皇子,两人合力,没多久孩子也就不哭了。

    这次卫峥没有得手,也不知下次什么时候会来。

    如今,几乎可以断定,这卫峥就是皇后的人了。

    事情变成一个谜团,楚熙瑶不得已,去找了顾云深口中能帮的上忙的李公公。

    这位李公公是御膳房里伺候的人,地位不算太高,但知道的消息不少。

    从他口中,楚熙瑶了解到,原来丽妃出自云家。

    云家世代权贵,军功赫赫,如今的一品大将军云耀祖,正是丽妃的祖父。

    还真是看不出来,性格如此绵软的丽妃,竟是出自将军世家。

    十皇子出世,也怪不得皇后觉得是个威胁了。

    问起娴娘娘的时候,李公公一阵唏嘘。

    这娴娘娘的母家,本不是什么太大的世家,全凭着皇帝宠爱,风光了几十年。

    可惜只得了一位公主,若是皇子,恐怕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对啊,只是一位公主而已,与世无争的,又怎么会……”

    李公公赶紧让她噤声,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

    “我知道大人想说什么,可这话不敢乱说啊,尤其是在这宫里,隔墙有耳啊。”

    楚熙瑶表情也严肃起来。

    “难道公公知道什么内幕?还请告知。”

    李公公犹豫再三,还是说了。

    “娴娘娘这些年,和恭王来往甚密,还有意将平宁公主嫁给恭王世子,您也知道恭王爷那档子事,如今恭王式微,可不就遭了连累。”

    楚熙瑶有些糊涂了。

    “恭王世子好像是后来的事情,娴娘娘不是一直瞩意顾云深吗?”

    李公公压低了声音:“那都是明面上的,这宫里人,最会做戏,真真假假的,谁知道呢?”

    说罢,他又补充了一句。

    “可御膳房的吃食是不会骗人的,光是去年,恭王妃还在的时候,就在芳菲殿用过二十余次饭菜,大人您说,这又该让人如何想呢?”

    他这么一说,楚熙瑶算是恍然大悟。

    她行了一礼。

    “多谢公公。”

    李公公忙称使不得,趁着没人看见,快速退下了。

    自从让南铭给公主府送信之后,他果然没再回来。

    缺了这么一位武功高手,楚熙瑶做许多事情,是有些不方便了。

    知道了背后因果,最难的就是找出证据,证明娴娘娘的清白无辜。

    可这事不好办,最快最妥帖的方法,便是从卫峥下手。

    巧的是,卫峥全家宫籍在身,近日家中祖父过世,需要消籍,找到了楚熙瑶这里。

    楚熙瑶从高高的案牍之后,抬起张脸,笑意满满。

    “原来是卫大人啊,您请坐,请坐。”

    卫峥皱眉。

    “怎么是你?”

    楚熙瑶给他倒了杯茶,恭敬道:“这个嘛,卫大人有所不知,下官隶属户部,近日宫中管户籍的人手不够,便抽调来了。

    大人放心,即便我们之前有些小误会,下官身为户部官员,在其位,谋其政,也是绝对不会以权谋私的。”

    卫峥半信半疑,提起了为祖父消籍一事。

    “敢问卫大人,您祖父的死因是何?请不要误会,这都是需要登记在册的信息,消籍原因是必须要注明的。”

    在狮子发狂之前,楚熙瑶赶紧顺毛。

    卫峥虽说心有不忿,可奈何对方说了是程序,也不好发作。

    “因工负伤,伤重不治,身亡。”

    楚熙瑶继续道:“可有证明?”

    “什么证明?”

    “既然是因工负伤,首先是上官签发的出工证明,接着是负伤证明,这其中最好有同僚的证言证词佐证,还有大夫所开具的伤亡证明,仵作开具的验尸证明。”

    卫峥怒气拉满,腾地站起来,脸都青了。

    “你什么意思!有意为难是吧!”

    楚熙瑶两手一摊。

    “此话怎讲?这些都是消籍所必需的文书,卫大人不信可以查看相关文书,若是下官有刻意刁难之处,您大可以直接上奏弹劾。”

    话虽如此,可平常没人真的恪守那些规矩。

    卫峥憋着气,掏出几两碎银,仍在她面前。

    “不就是想要银子吗?拿去,速速办事。”

    楚熙瑶脸上的笑意一敛。

    看来,这户部收钱办事的准则还真是声名远扬啊。

    “您将这银子收回去,下官不是那等人。”楚熙瑶一副正派的样子。

    卫峥忍不了了,一拳砸在桌子上,将后牙咬得梆梆响。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楚熙瑶笑笑:“也不想怎么样,就想卫大人帮下官一个小忙。”

    若是直接言明,卫峥自然不会做出出卖皇后的事情,那她就只能下个套,让他钻进来。

    “想必卫大人也有所耳闻,之前长公主派我和大理寺的柳大人一同进宫,为的就是调查平宁公主落水一事,当时娴娘娘突然失智,诱导我等做出那等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导致提前离宫,丢尽了脸,让我们二人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来。

    如今,柳大人和我都找寻借口,再次入宫,为的也不过是将当初的事情做个善终,也好向长公主有个交代。

    也就是说,只要卫大人帮下官一个小忙,找出当初推平宁公主落水的那人,这消籍之事,下官也定当按照规矩办事,绝不给大人添麻烦。”

    卫峥嗤笑一声。

    “楚大人言重了,这哪里是什么小忙?当初娴娘娘几乎将整个后宫翻了个遍,都没找出的罪魁,你让我去找?这不是故意为难吗?”

    “此言差矣。”楚熙瑶摇摇头。“当初在场的人再多,也不过就是二十几个,娴娘娘是挨个查了个遍没错,可终究都是后宫之人,不敢彻底得罪,若是卫大人出手,定会事半功倍。”

    卫峥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为了你这点破事,让本官去得罪人,楚大人是不是想的太美了?这太阳还没落山呢,你怎么就做起梦了?”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卷成了户部尚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人间新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间新贵并收藏重生后我卷成了户部尚书最新章节